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84章

黄晓阳2017-1-20 22:55:8Ctrl+D 收藏本站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江南广电搞内部改革,将其中一个频道改成娱乐频道。娱乐频道开播之初,收视情况非常一般。黎兆平原本在卫视,因为受到张承明的打压,想跳出他的魔掌,趁着这个机会,转到了娱乐频道,捞了个小小七品芝麻官,担任节目部主任。他这个节目部主任不容易当,拿不出像样的节目,根本无法和其他台竞争。他苦苦思考,最后决定推出一台选美节目。可在国内,选美是一个敏感词,十年代曾搞过一阵,后来被有关部门叫停。当时电视台上还存活的惟一选美节目,是广州的美在花城。美在花城之所以能够存活,根本原因在于节目名拉开了与选美的距离。黎兆平也来了个挂羊头卖狗肉,名叫雍城之星,说是选电视明星、电影明星、广告明星以及选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如此一来,起到了瞒天过海的效果,节目终于批下来了。雍城之星最初几期十分火爆,但到了最近几年,不知是美女选完了,还是人们审美疲劳,曾经的镇台之宝,人老珠黄,收视率极其低迷。有很多次,黎兆平都想下决心把这个节目停掉,一个没有收视率的节目,自然是没有必要办下去的。可是,这时候已经不是黎兆平想停就能停了,收视率不行,创收却极其可观,许多老板说,你如果停了这个节目,我就不再在你这里投放广告。黎兆平也彻底明白过来,难怪香港的两大选美收视率低到了极点,仍然年年都办,这样的节目,根本不在乎观众看不看,只要广告商看就行了。

开场戏结束,唐小舟走向黎兆平。

黎兆平说,怎么样?看中哪个,让她陪你喝酒。

唐小舟没有接这句话,而是说,你可真有本事,怎么一车就拉来了六个美女?怎么坐呀,叠在一起?

黎兆平说,你也太小看我们这些美女了,她们好几个人都有私家车。

唐小舟想,说了一句蠢话。既然她们名花有主,其主自然要充分考虑她们的生活条件,数十万数百万拿出来给她们参加选美,一台车又算得了什么?同时又想,好几个有车,那也就是说,并不是全部有车。还有几个没车的呢?是不是待价而沽?他十分好奇,很想问一问黎兆平,这个价码是多少,又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卦,便将话头压了下去。

拉过一把椅子,正准备坐,发现池仁纲还站在那里,眼睛朝门外看。

唐小舟说,池主任,你站着干什么?坐啊。

池仁纲问,赵书记呢?你怎么没跟赵书记一起来?

唐小舟说,赵书记还有两桌,要过一会儿才能来。他叫我们不要等了,先吃。

黎兆平说,他哪天不是几桌轮流转?别等他,我们上座吧,把位子给他留着就行。

可这位子怎么坐,是一个难题。主席留给赵德良,这是不用说的,如果池仁纲和黎兆平分列在赵德良左右,倒也算是安排妥了。可黎兆平的鬼点子多,偏偏要在赵德良身边各安排一位美女。接下来的两个位子,黎兆平要安排给池仁纲和唐小舟。唐小舟一看,这样不行,池仁纲可能会不高兴。连忙拉着黎兆平,说,还是让池主任挨着赵书记坐吧。

黎兆平又调整了一下,变成双主席,在赵德良没有到来之前,主席位就只有池仁纲一个人。他们身边,各安排一位美女,接下来就是黎兆平和唐小舟,再然后是四位美女。不知是黎兆平有意还是金发美女有意,她竟然坐到了唐小舟的身边。

菜上来了,几位美女分别给大家倒上酒。唐小舟不等黎兆平说话,先站起来,端起面前的酒杯,举到池仁纲面前,说,池主任,不,现在应该叫池校长,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和帮助。我们干了这杯,所有的话,都融进这杯酒里吧。

池仁纲和唐小舟碰了一下,说,小舟呀,你前途无量啊,以后有机会,可要好好提携你老哥。说过之后,干了杯中酒。

唐小舟原想借这机会和池仁纲说点什么,一是他没想好到底要说什么,二是酒杯一端,酒席就开始了,酒话可以说,其他的话,一时还真是轮不上。唐小舟的酒杯刚刚放下,黎兆平便开始敬池仁纲。唐小舟身边的金发美女也端起了酒杯,举到他的面前,说,唐哥,小妹敬你一杯。

黎兆平刚刚和池仁纲喝完一杯酒,杯子还没有放下,看见金发女郎给唐小舟敬酒,便伸出一只手,说,等一等,不能这么喝,第一杯酒,得有个说法。

金发美女睁着一双好大的眼睛,问,什么说法?

黎兆平说,你不是叫他哥吗?这个哥就有讲究了。有血缘的哥,那是亲哥。你们有血缘没有?

黎兆平身边的美女问,那没有血缘的哥是什么哥?黎兆平说,那就是情哥。和情哥喝酒,当然不能杯子一碰,就这么喝。

旁边几个美女纷纷问,那要怎么喝?

黎兆平说,第一,要交杯,第二,要交心。

旁边的美女说,那第三要交什么?

黎兆平说,第三交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对了,这是一道智力题,与交有关的词,除了交杯、交心,还有交什么?

坐在最下面的一位美女也不知道真的脑子缺根弦,还是故意的,竟然大声地说,交配。

黎兆平就梯子下楼,说,对,答对了,还有交……这个不好说。至于那个交什么,是交杯和交心以后的事,我管不着。我现在只要他们交杯。

被黎兆平这么一闹,唐小舟和金发美女不知道怎么办了。金发美女眼皮向上一翻,一对大大的眸子,往唐小舟脸上睃了一圈。唐小舟也正好看她,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羞赧,也读到了愿意两个字。彼此目光相交的那一瞬间,达成了一个默契,金发美女主动将右手往上抬了抬。唐小舟也将手臂稍稍抬高了一点,女郎便将自己的手臂,从他的手臂里伸进来。那一瞬间,两人的脸挨得很近,唐小舟闻到了从她嘴里吐出的气,让他想到的一个词是吐气如兰。

唐小舟以为这杯酒之后,黎兆平还会接着往下闹。他的担心多余了,因为就在他们喝酒的当儿,池仁纲身边的那位美女开始敬池仁纲。黎兆平立即转移了方向,要求他们习唐小舟和小梅。

唐小舟明白了,这个染成金发的美女叫小梅。可能姓梅吧。

今天这餐酒比较特别,黎兆平一开始就挑起战争。人家说,喝酒有四个阶段,第一个是处女阶段,严防死守,第二个是少妇阶段,半推半就,第三个是壮年阶段,来者不拒,第四个是寡妇阶段,你不找我我找你。黎兆平这个发动机一搅和,直接就成了第四阶段和第二阶段的混合。六个美女是你不找我我找你,而池仁纲和唐小舟却是半推半就。

赵德良来时,一瓶茅台已经光了,第二瓶也已经喝下了第一轮。

赵德良进门时,黎兆平没有再像一贯的稳坐泰山,第一时间站起来,几步走到赵德良面前。此时,唐小舟才意识到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位子往后排,那个位置离门最近。他走到赵德良面前时,赵德良便拉住了他的手,说,兆平,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黎兆平也没有应答,只是高声地说,美女们,我们今晚的一号男主角到了,表示一下欢迎吧。

听了这话,唐小舟吓了一大跳。黎兆平不是让美女们和赵德良也来一个熊抱吧?这玩笑开得有点越过尺度了。让唐小舟没料到的是,赵德良见美女要和他拥抱的时候,确实显得吃惊,但并没有惊慌失措,稍稍愣了那么一秒,还是接受了。

这么一闹,把节奏冲乱了。好在赵德良控制局面的能力强,他和几位美女稍稍周旋,便将她们完全抛在脑后,坐到了空出的位子上,立即有美女替他倒上酒,他端起来,也不看其他人,面对池仁纲说,仁纲同志,不好意思,来晚了。我借兆平这杯酒,向你表示个意思,我们干了。

池仁纲立即端起了酒杯,手显得有些颤抖,嘴里说,谢谢,谢谢赵书记。我给赵书记丢了面子,赵书记却还记得我。

赵德良喝干了杯中酒,将杯子放下,抓起了筷子,却没有夹菜,而是用筷子点着池仁纲,说,你这个仁纲同志啊,这是什么话?我之所以叫小舟约你出来,就是怕你背思想包袱。思想包袱背不得呀。你想啊,人生是要走路的,好远好远的路。就算空着双手走,也会走得大汗淋漓,精疲力竭。你还要背着包袱走,能走得快吗?能走得动吗?负重远行,那怎么行呢?一定要轻装上阵。

池仁纲说,赵书记教导得是,我一定放下包袱,轻装上阵。

赵德良说,这就对了。你应该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嘛,前面的路还很长,机会还有很多。

池仁纲说,说起来惭愧。

赵德良说,我知道,你是有能力的,到了党校以后,静下心来,好好研究一下党建工作。仁纲啊,这些年,因为我们落后了,所以一心要把经济搞上去,经济成了重中之中。这一突出重点,就难免会出现一些顾此失彼的情况。比如党建工作,现在成了一大弱项了。刚才我说了,党建工作成了弱项,既有突出经济建设这一重点的原因,也因为新时期里,出现了很多新矛盾新情况,而我们的党建工作,没有找到新办法。你如果在这方面闯出一条路来,那可是为我党立下大功啊。

池仁纲说,我一定谨记赵书记的教导。

黎兆平显然不想听这套东西,就因为你是省委书记,所以,你就比其他所有人高明,哪怕放出的屁,都是指示,不管人家比你大五岁还是十岁,都要对你俯首贴耳,低眉顺眼。黎兆平的骨子里有一种傲气,邈视权威也邈视权力。他端着酒杯站起来,走到赵德良面前,说,大书记,别光顾着说了,还是吃口菜吧。我还等着给你敬酒呢。

赵德良将酒杯端起来,要和黎兆平碰。黎兆平将手缩了回去,说,这样不行,你先吃几口菜。你要知道,这些菜,我是专门为你点的,你不尝就辜负我一片好意了。

赵德良又放下了酒杯,用手指点了点黎兆平,说,你这个小黎呀,什么话到了你的嘴里,都能说成一朵花来。好好,我吃菜。便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

黎兆平敬过酒,又要求六位美女敬酒。赵德良和美女们分别碰了一下杯,意思了一番,然后站起来,对大家说,我那边还有两桌客人,得过去表示一下,不能陪你们了。又专门对黎兆平说,兆平,我把池校长交给你了,吃完饭,你安排池校长去娱乐一下。

黎兆平立即站起来,敬了一个军礼。吃过饭,大家一起去钱柜唱歌。

赵德良来这里走了一圈,第二瓶酒喝完了,黎兆平又开了第三瓶。唐小舟虽然觉得有点多,毕竟今天是陪池仁纲,他不表示意见,唐小舟也就没有制止。黎兆平的那些美女还真是能喝,时间不长,把第三瓶酒干掉了。黎兆平还要开第四瓶,唐小舟觉得池仁纲差不多够量了,便说,算了吧,晚上唱歌还要喝酒呢,散了吧。

池仁纲并没有坚持,大家便一起来到钱柜。

趁着黎兆平点酒水的机会,唐小舟开始和池仁纲聊天。刚才,赵德良进来对池仁纲说了一番话,其实只有一个重点,叫他去了党校之后,好好搞党建研究,不要考虑别的事,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赵德良要自己向池仁纲谈什么。

唐小舟说,池主任,哦不,池校长。下次我和兆平去党校,你可别装着不认识我们哟。

池仁纲说,小舟你这是说什么话?我不认识别人,还能不认识你啊。

唐小舟说,那可不一定。我知道,你这次离开,心里恨着办公厅。

池仁纲连忙说,我是恨姓余的,可办公厅又不是姓余。他姓余的以为自己是谁,能够一手遮天?我看他的结局,一定比我还惨。他以为他把我踩下去了,就万事大吉了?我告诉你小舟,没那么便宜。这辈子如果不搞倒他姓余的,我就不是池仁纲。

唐小舟暗想,难怪池仁纲会落得今天这种地步,他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明白一点,官场是个只栽花不栽刺的地方。你在官场树了一个敌人,即使你有再大本事,将这个敌人踩在了脚下,人家一旦有机会,也可能反咬你一口。斗争不是官场的必然法则,斗争仅仅只是一种不得已的官场手段,平衡才是官场的终极法则,斗争则必然将平衡打破。

略想了想,唐小舟说,池校长,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话?

池仁纲说,小舟你说。

唐小舟说,赵书记喜欢引用将相和的故事,我记得你是历史的,对这个故事,你应该不陌生吧。

池仁纲说,是的,廉颇蔺相如列传里的故事。

唐小舟问,那你说说,蔺相如为什么要躲着廉颇?

池仁纲立即把廉颇蔺相如列传里蔺相如说的一段话背了出来:夫以秦王之威,而相如廷叱之,辱其群臣,相如虽弩,独畏廉将军哉?顾吾念之,彊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赵者,徒以吾两人在也。今两虎共斗,其势不俱生。吾所以为此者,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雠也。

唐小舟摆了摆头,说,我的理解,恐怕还不完全这么简单吧。蔺相如有句话说得对,他连强秦都不怕,还会怕廉颇?廉颇只不过一介武夫,他难道真有天大的本事?若有,赵国也不至于这么弱了。最多,他也就是在赵国弱的情况下,矮子里面的一个长子而已。最最关键之一点,蔺相如深得官场之精奥,知道两虎相斗,并不是必有一伤,而肯定是两伤,只不过伤得轻和重的区别。蔺相如不和廉颇斗,而是以智力使廉颇驯服。你想想,最终,谁赢了?肯定是蔺相如。蔺相如不斗,却赢了,廉颇斗,却输了。这里面的道理真是深奥无比,越琢磨越有味。

池仁纲点了点头,说,你这样一说,还真是有道理,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高招。

唐小舟说,所以,我想劝你一句,别再和余秘书长斗了。

池仁纲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说,小舟,是他叫你来替他说情的?我告诉你,我认你是兄弟,才来到这里,你如果是替他来说情,那么……

唐小舟见池仁纲情绪很激动,立即伸出一只手,按住他,说,池主任,池校长,你听我把话说完。你想想,我会不会替他说情?在办公厅,他对我怎么样,我想,你大概也听说了一些。就算他要找人说情,大概也不会找我,你说是不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