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17章

黄晓阳2017-1-25 22:29:4Ctrl+D 收藏本站

温瑞隆的介绍很详细,也很简捷,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这个规划,针对性很强,完全是对赵德良在党代会上讲话的七个目标进行具体化。比如环保江南,对于节能减排,提出了具体的目标,森林绿化率的增长,要求量化考核,乡镇民营企业的产业化和集约化发展,提出了两项指标,一项是扶持的企业数量,今年确实十家企业,下一个五年计划,将重点扶持五十家企业。

唐小舟一边记录一边思考,在他看来,温瑞隆的这个规划,与此前所有规划相比,有两大亮点,一是全部目标,均能量化。二是体现在投入方面,政府在文化建设以及民生工程方面,尤其是市容市貌建设和绿化,步子迈得特别大。一方面,唐小舟对温瑞隆的务实作用印象深刻,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这个规划存在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钱从哪里来?

因为考虑到未来自己很有可能出去主政一方,到底是在政口还是党口工作,他无法预测。无论在哪个口,建设这个主题,他是一定要紧紧抓住的,因此,从现在起,他就应该学习怎样抓经济建设,省政府的一些规划计划什么的,他都认真拜读过。江南省和其他省一样,采取的是赤字发展的战略,每年所花的钱,平均赤字高达百分之八十。这还是把中央转移支付算在内,如果不算,赤字会更高。这也就是说,江南省每年要用去两年所赚的钱。如此搞下去,财力能够撑到什么时候?曾有许多次,唐小舟都想和赵德良谈一谈这个话题,每次下了很大决心,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听到温瑞隆谈这个规划,唐小舟更是迷惑,如果按照这个规划执行的话,未来几年,省财政的赤字率,可能高达百分之两百以上吧。这岂不是说,赵德良一届任期,将用掉未来一二十年的钱?

唐小舟以为,赵德良一定会注意到这件事,并且会指出来吧。可没想到,大家充分讨论之后,赵德良作总结发言,对这个规划大加肯定。他说,这个规划,第一大特点是大器,第二大特点是实在,不务虚。

当然,这还不是最后方案,这个方案,还需要给各市讨论,然后再上常委会通过。

接下来,由雍州市谈他们的规划方案。让唐小舟感到异常惊奇的是,雍州市的方案和省政府的方案,竟然保持着相同的基调,重点都是市容市貌建设,只不过,雍州市的提法,和省里略有不同。雍州市要参加全国文明城市评选,故此以落实党代会精神和参评文明城市双主题。不知是不是郑砚华和温瑞隆风格相近的缘故,这个报告,同样非常具体,甚至更加具体,包括要整修哪几条街道,要种一百万株香樟树以及对全市所有街道的门面房进行统一修葺等。

听着这个规划的时候,唐小舟脑子里冒出一个词:政绩工程。这是否是一个信号?赵德良在稳定了江南省政局之后,将会大搞政绩工程?那么,陈运达呢?他准备和赵德良在这方面唱一曲将相和吗?唐小舟并不反对官员搞政绩工程,对于官员来说,如果不搞政绩,那他搞什么?关键要看,这政绩工程怎么搞。他有一种感觉,赵德良为了搞政绩工程,似乎显得有点冒进。这种搞法,对于一省来说,到底是福是祸,他还真的无法评估。

政府方面的报告之后,接下来是党委的报告,这个报告,主要由马昭武来说,他完全可以像陈运达和彭清源一样,由下面的人负责宣讲这个报告,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唐小舟猜测,他之所以亲自出面,是想在赵德良面前表现一种低姿态。

马昭武的报告,主要围绕党建工作年的相关活动。谈到去年,他还担任组织部长的时候,曾搞过一次基层党建以及党员情况调查,对于那个调查,赵德良没有公开表态,唐小舟却知道,赵德良不太认同,觉得那些数据水份太多。马昭武计划,今年再搞一次调查,这次调查要搞扎实,有一个具体的计划。同时,省里还将进行另外几个活动,比如将派出几个工作小组,深入到各个市进行调研,为下一步提出全面的党建工作标准做准备。

此外,马昭武还特别提到党校的党建班。他说,这个班,原来是为了今年的党建工作年进行组织准备和人才培训,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他有很大的忧虑。

陈运达插了一句话,问,昭武同志,你忧虑什么?

马昭武说,我忧虑党校的环境,怕是难以达到我们所预想的目标。

赵德良问,你认为党校的环境存在什么问题?

马昭武说,我听到过许多反映,说党校的风气很不正。这种不正的风气,也影响到了党校的学员。学校前面有一条街,叫石板街,那里藏污纳垢。什么稀奇古怪的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我当初还不信,特意找人去了解了一下,真是如此。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根子在陆晓乘,他完全不抓校风,不抓教学,只搞派系斗争。

唐小舟暗自一惊,这个报应来得可真快。若是论斗争,哪个单位都有。遇到这种时候,如果有人站出来为陆晓乘说句话,事情也就过去了。偏偏陆晓乘是游杰的人,以前,游杰是党校校长,他这个常务副校长,仗着有游杰支持,确实显得有些强硬。

余丹鸿作为秘书长,和省委党校的来往是比较多的,但在陆晓乘那里,他显然没有捞到丝毫好处,自然对陆晓乘没有太好的印象。趁此机会,他猛踩了陆晓乘一脚。他说,党建工作年,党校的位置很重要,如果这里的工作抓不起来,对整体部署,会产生重大影响,甚至有可能拖后腿。如果实在解决不了这一问题,省委是不是可以考虑换人?

他这话一说,竟然没有人说话。这似乎表明,其他人并不反对。

赵德良转向马昭武,说,昭武同志,你是党校校长,你的意见呢?

马昭武非常肯定地说,要转变目前党校的状况,我看只有换人。

赵德良看了看陈运达和彭清源。这不是常委会,还有很多非常委在场,自然不好就此表态。陈运达和彭清源都没有说话。事实上,没有说话,便已经表明了一切。

唐小舟暗想,彭清源之所以没有说话,大概是看到马昭武有换掉陆晓乘的意思,对于这个新任副书记,他不好唱反调。至于陈运达,想法大概和彭清源接近,毕竟,陆晓乘不是他什么人,换不换,对他没有丝毫影响,犯不着干这种不利己又损人的事。如此一来,对陆晓乘的命运,便决定了。

赵德良说,我赞成昭武同志要把党校的工作通盘考虑一下。这不仅关系到党建工作年,也关系到党的队伍的培养,是一件大事。你是校长,考虑党校的工作,也是你的职责范围。换不换人,只是一个方面,还有另一个方面,换谁?这个人,要选好。

马昭武说,池仁纲同志曾经是政研室主任,理论水平很高,我考虑……

赵德良并没有让他说下去,打断了他,说,好了,这不是今天的重点。这件事,还是留到下次常委会上讨论吧。今天我们不要跑题了。

唐小舟猛地一愣,难道说,池仁纲真的要东山再起了?在赵德良的心目中,池仁纲真的是个好干部?或者,他要重用池仁纲,仅仅只是因为武蒙那条线?唐小舟想,哪怕是赵德良这样的人物,也难以免俗吧。

第二天赴京,又是一大群人。这次的北京之行,主要是邀请专家来江南,为农村和农业发展规划出谋划策。这是赵德良亲自推动的事,省里自然重视,不仅赵德良亲自出席,省政府来了两位副省长,温瑞隆和杨厚明。肖斯言已于前天赶到北京进行准备工作,省农业厅来了一个庞大的队伍,由厅长曹能宪领衔。除了领导出席之外,还有媒体跟进,省内各媒体都派出了强大阵容。刚刚上车,唐小舟就接到徐雅宫的电话,她说,江南日报想就这次的活动做一个专版,希望能够对赵德良做一个专访。

唐小舟略愣。徐雅宫不是在都市报当专题部主任吗?什么时候又回日报去了?最近事情多,也是被唐小枚、孔思勤的事闹的,唐小舟一直在调整自己,和徐雅宫的联系,也就是偶尔发一发短信。也有在公开场合碰到的时候,通常只是打个招呼,说几句闲话,没有更深的交往,对她的近况,还真是不了解。

他说,我和赵书记汇报一下,有消息再告诉你。

徐雅宫显然有些不甘心,又问,你是不是住江南饭店?

江南饭店是驻京办的另一个称呼,这次去的人多,赵德良不可能搞特殊,江南饭店已经安排好了房间。唐小舟不能说得太明白,只是说,这是办公厅安排的,具体情况我还不太清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