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21章

黄晓阳2017-1-25 22:31:25Ctrl+D 收藏本站

唐小舟说,丽媛姐,你有事去忙。

王丽媛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旁边的沙上坐下来,说,我能忙什么?我的职责就是替首长服好务。

唐小舟说,首长都隔壁。

王丽媛说,你就是我的首长啊。你帮了我的大忙,我要感谢你。

唐小舟说,我帮了你什么忙?我哪里帮你的忙了?

王丽媛说,我知道,我心里有数。

唐小舟明白王丽媛的意思,这次换届,驻京办也进行了大调整,雷主任被调回了江南省,安排麻阴当市委副书记,王丽媛接任驻京办主任。很显然,王丽媛认为,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是因为唐小舟赵德良面前说了话。唐小舟确实替王丽媛说过话,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所说的话有那么大的作用,雷主任之所以被调整,为关键的原因,很可能是他驻京办的时间太久了,似乎和每一位领导的关系都很密切。这种人,领导不敢将他当成知己,用的时候便异常慎重。

唐小舟说,丽媛姐,你别想太多。这次能解决你的事,完全是因为你的工作做得好,而且资历摆那里,与我没有关系。

王丽媛说,你这是不给我机会。

唐小舟说,每次来京,你照顾得这么好。你对我实是太好了。

王丽媛说,那都是我应该的,我是你姐嘛。

唐小舟说,这就对了,姐弟之间,客气话就不用说了。

王丽媛说,那好,你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我先出去看看。你有什么需要,我随时听从召唤。

王丽媛离开之后,唐小舟给刘朔雯打了个电话。武蒙的位置特殊,全国各省,想走他的门路的人,不知有多少,正门肯定是走不进的,武蒙不会轻易放你进去,也难得有合适的时间。但走关系并非只有一个门,正门走不通,还有后门侧门偏门。刘朔雯就是武蒙的后门,只要刘朔雯的手稍稍松一点,钞票就会像水一样流进她的家。刘朔雯这扇门,也一样不会轻易打开,这就像堵着高水位的闸门,即开一条缝,也难免被巨大的水压完全冲开。武蒙对自己的期望很高,绝对不肯这类小事上出问题,刘朔雯也要配合老公,但凡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扼杀萌芽状态。

找武蒙走门路的,通常有相当高的职务,希望通过武蒙升职或者其他方面,替他周旋。如果没点分量的人,武蒙大概也不会搭理。维护社会关系是需要成本的,花很多的时间成本去维护一些意义不大的社会关系,不仅仅是一种资源浪费,是一种生命浪费。唐小舟不清楚武蒙认识多少像他这样低级别的官员,估计不会太多。同时,唐小舟也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能够出入武蒙家,和他称兄道弟,很可能与复旦毕业生以及省委书记秘书有关系。既然如此,他就一定要趁着机会,好好地发展这一关系。

刘朔雯非常热情,接起电话说,小舟你好,来北京了吗?

唐小舟说,你好,雯姐,我今天刚到北京。

刘朔雯说,真是不巧,武蒙近不北京,去海南了。

唐小舟说,蒙哥是个大忙人,他忙他的,咱请咱姐小喝一杯,成不?

刘朔雯问?啥时候?

唐小舟说,就今晚,咋样?

刘朔雯说,今晚不行,我有事儿。

两种可能,真有事或者明知唐小舟要给她送礼,以此回绝。对于官员来说,不给别人送礼的机会,其实也是不给自己收礼的机会。人家礼送到了家里,要拒绝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伤了彼此的感情,又让自己的物欲经受了考验,怎么都不算个事。

可唐小舟的礼已经带来了,不可能再带回去。他还不能等明天或者后天,因为他无法确定自己北京是否能有机会自由活动。但刘朔雯已经将路堵死,他只能想别的办法。

上午的活动结束,江南省设宴招待专家们,觥筹交错,场面热烈。宴后,由曹能宪和肖斯言陪着专家们去都机场,副省长杨厚明送行,规格相当高。下午,赵德良和雍州市的项目代表团开会,听取他们的汇报,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晚上,赵德良要和雍州市的同志一起吃饭,吃过饭后将回家。唐小舟向赵德良说明了要去拜访刘朔雯,因此没和他们一起吃饭,独自外面解决之后,来到刘朔雯所住的小区。

刘朔雯的家三十一楼,唐小舟楼下按门铃,没有反应,说明她晚上有事是真的。唐小舟只能楼下等。楼下没有座位,老一个地方转来转去,又担心引起保安的怀疑,唐小舟只好刘朔雯家所那幢楼以及大门之间来回走动。好在他带的东西并不重,否则,这么走几个小时,还真是一件苦事。

让他略感安慰的是,不断有电话来,站一旁边接听电话,既可以减少保安的怀疑,也可以不必持续走动。

电话接了无数个,值得一说的,也只有那么几个,其有一个是池仁纲打来的。唐小舟不太喜欢这个人,自己暗示他,叫他不要再写那个官员日记了,也不知真的不是他写的,还是他完全不当一回事,日记仍然写,只不过刊的频率有所减少。上次常委会上,马昭武有让他担任党校常务副校长的动议,消息肯定传到了他那里,他又开始活跃起来。唐小舟听说,池仁纲家里,再一次门庭若市,几乎每天都有人请他吃饭,排着队,甚至有人夸张地说,池仁纲的晚餐,已经排到了一个月之后。

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唐小舟虽然不喜欢池仁纲,却也知道,这种人自己得罪不起,哪怕不喜欢他,也要接他的电话。

池仁纲电话里说,小舟,要不要我出面约一下武蒙?

听到这话,唐小舟心里不爽。这个池仁纲,以为人家武蒙是他的秘书啊?他想约武蒙,就能约得上?唐小舟原想说,好哇,我正有些事想拜访一下武蒙。他如果约不上武蒙,以后也不敢大包大揽了。转而一想,他就是这么个人,这方面他是不可能有记性的,下次,还一定会打着武蒙的招牌。再说,自己如果答应他出面约武蒙,他也根本不可能直接与武蒙通电话,途径只可能像自己一样,将电话打给刘朔雯。刘朔雯接到电话,一定会反感,认为唐小舟不会办事。

唐小舟说,算了。这次可能没有时间,下次。

接着,池仁纲打听下次常委会的时间。唐小舟想,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是不是有点急不可待了?常委会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例会,一是临时常委会。临时常委会处理的通常都是突性的重大的问题,党校班子这样的问题,上临时常委会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如果上例会的话,例会需要讨论的事往往特别多,党校班子这样的话题,是否排得上或者什么时候才能排得上,很难说。

唐小舟说,这次赵书记回去,就要开例会。办公厅这几天就会通知。

唐小舟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池仁纲却不甘心,进一步追问,说,赵书记有没有透露,党校班子的事,这一次能不能上会?唐小舟有点哭笑不得。这个池仁纲,怎么像孩子一样,捧着块热糍粑就过不了年三十夜?

他懒得和池仁纲多说,回道,我有电话进来了,再聊。

确实有电话进来,同样是一个不太想接的电话。电话是吴三友打来的,唐小舟正闲着,也就接起了他的电话。吴三友说,首长哪里?能出来坐坐不?

唐小舟说,好哇。我说地方?

吴三友顺竿子往上爬,说,你说,我保证半个小时赶到。

唐小舟说,后海的酒吧一条街,怎么样?

如果不是时机特殊,唐小舟可不敢跟吴三友开这种玩笑。这是一个给根丝线,他都敢往上爬的人。唐小舟说这话如果是上午甚至下午,他一定有办法赶到北京来。去年就有一次类似的经历,唐小舟陪赵德良香港短期逗留,接到吴三友的电话,唐小舟认为吴三友根本不可能由岳衡飞香港,便开玩笑说,好哇,你来,我们维多利亚港找个地方喝咖啡。让他无论如何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他接到了吴三友的电话,真的到了维多利亚港。

吴三友知道,此时赶到北京已经不可能,立即转了话,说,首长这是不给我机会嘛。等我啥时候买了私人飞机,一定赴你的约。

唐小舟说,那就等你买了私人飞机再说。

吴三友又道,长什么时候回雍州?我替你接风。

唐小舟说,少在这里虚情假意,说,又要我帮你办什么事?

吴三友说,没事就不能给首长打个电话,联络一下感情?

唐小舟太清楚吴三友了,说,没事我就挂了,我这里正忙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