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25章

黄晓阳2017-1-25 22:45:53Ctrl+D 收藏本站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中纪委来江南省时,尹越曾失踪过一天时间,后来搞清廷了,藏钱去了。尹越可能早有准备,在岳衡市的清川县买了一幢山间别墅,平常空在那里,几乎没有住过。中纪委来且传说是来调查尹越的,尹越有些慌了,弄了两个大包,装满了钱,悄悄的去了别墅。开始,准备将那包钱放在别墅里,后来想一想,觉得不保险,便将别墅储物间的地板挖开,埋在了地下。后来
被专案组查获的数字,比这个大得多,其中大部分已被他转到了国外,他如果不能将这些钱分回来,很可能判死刊。为了立功,尹越主动交代了所藏的那笔现金,专案组挖出来一看,差不多一半是人民币,一半是外币,总值人民币有两千多万。

这件案子,目前接近结案了,梅尚玲此次进京,就是办理与结案有关的一些事情,同时,就蓝智蒙案,与中纪委协调。

梅尚玲刚刚坐下,赵德良便问,尚玲同志,情况怎么样?

梅尚玲说,我正想跟赵书记汇报,果到了雍州,赵书记事多,今天这个机会难得。

赵德良鼓励道,你可以谈仔细点。梅尚玲说,尹越的案于,基本已经审结,近期将递交检察院,并且正式向外公布,中纪委委托我和省委通报。

和所有反贪案件一样,一个在贪官的背后,肯定跟着一大群中贪官小贪官,还跟看一群等看送钱的人。尹越主要抓经济和建设工作,涉及人事工作不多,否则,被此案牵连的干部,将会更多。就目前来看,尹越案涉及的领导干部,已经超过了三十人,商场人士更是多达五十多人。涉及干部的,大多由中纪委委托省纪委调查,涉及商场人士的,则转给省反贪局调查。

当然,也有特例,那就是蓝智蒙,她实际早已经是商场人物,但国为与很多官场人物过从甚密,国而移交给了纪委。其他人的案子,纪委办起来比较容易,那些人本身是干部,级别也不是太高,即使涉及其他官员,也都是中低层官员。蓝智蒙就不一样了,她和好几个高级官员的关系特别,甚至已经有人说她是江南省的第二个蒋雨珊。就目前已经掌握的情况来看,蓝智蒙有不少裙下之友,级别还非常之高。除了副省长尹越之外,副省级领导至少还有两个,正厅级领导有六七个,还有一些副厅级正处级领导。

但是,就目前已经掌握的情况看,蓝智蒙和这些官员之间,性关系是肯定的经济方面,比较难以把握。

对于这话.赵德良显然有些吃惊.盛怒我记得上次.你对我说,蓝智蒙送给尹越的钱.可能有两千万?

梅尚玲说,我要向你汇报的,正是这件事。很棘手。

赵德良问,有什么困难?

梅尚玲说户不是一般的困难,而是法制这条大坝。

赵德良并不完全明白梅尚玲的意思,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她。

梅尚玲介绍说,尹越被双规后,坦白交代了自己所收到的所有贿款,除了一些数目较小的记不清之外,大数目,全都交代了,其中包括蓝智蒙送给他的钱。前后有好多笔,总数高达二千三百多万。正国为这件事,我们对蓝智蒙采取了一定的行动。原本是想核实一些数据后,将蓝智蒙交给检察院。可是,我们很快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障碍。这些钱,确实是通过蓝智蒙送出去的,却全都不是她自己的钱,而是公司的。

唐小舟有点忍不住,擂话说,公司的钱,不是她的?

梅尚玲说,问题就在这里,公司的法人代表并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夫。

唐小舟说,公司肯定是她的,大概是挂了她妹夫的名字。

梅尚玲说,专案组成员,都有这种猜测。但是,我们却无能为力。

赵德良问,为什么无能为力?

梅尚玲说,因为她的妹夫是美国公民,身在国外。

这话一说,赵德良和唐小舟都愣住了,好半天没有说话。

梅尚玲接着说,专案组对此进行过分析,她的妹妹是在她的资助下,才去美国,后来和一个有美国绿卡的中国男人结婚。那个男人的情况,我们也有一定了解,本人并不富裕,他父母更是普通工人。以他有限的收入,根本不可能有一间如此规模的公司。按照逻辑分析,这间公司应该是蓝智蒙的,只不过,她用妹夫的身份进行了注册。

赵德良问,中纪委知道这件事吗?他们是什么意见?

梅尚玲说,我这次去中纪委,专门就这件事,向有关领导汇报过,他们的意见是依法办案。

唐小舟想,这个回答太圆滑了吧,依法办案,谁不会说?人家去找他们咨询,肯定是想得到一个更为明确的答复,他们却说这样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让人家怎么办?

赵德良又问,省纪委是什么意见?

梅尚玲说,省纪委有两种,一种意见认为,既然公司法人不是蓝智蒙

那她就不是行贿人,而是执行人。执行人在执行过程中,并不一定清廷行为的性质,定性难度很大,倾向于释放。另一种意见认为不应该放蓝智蒙,主要理由有两条,其一,有关法人代表一事,显然是蓝智蒙玩的滑头,目的恰恰在于逃避法律追究,让这样一个人逃脱法律的制裁,是司法的辱。其二,省内外媒体报道过这一案件,影响巨大,就这么把人放了,民众不会相信,会误以为是权力保护伞的作用,容易造成思想和认识上的乱,加剧民间的仇权情绪。他们更倾向于继续办下去,从别的方面找证据。哪怕能够找到一条轻罪,将其判了,既是一次司法的胜利,也能给民众一个说法。

赵德良接看再问,你本人支持哪种意见?
梅尚玲说,执法有据,应该成为法制建设的底线。这个底线不能破。法律如果没有底线,那就不成其为法律,而为某些人手中的橡皮泥了。

赵德良略想了想,说,既然这样,我给你们一个建议。这件案于,还是走正常程序,由法院去依法审判。知果谋体朋友对这件案子有兴趣,也可以邀谙旁听。不管最终法院怎么判,庭审辩论,要尽可能充分。

梅尚玲说,赵书记这个办法很好。

唐小舟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在一旁琢磨。赵德良说了这句话后,他才仔细回味中纪委回答的依法办案四个字。看来,中纪委那四个字,和赵德良的意思,是一致的。同时,他又想到,这样做,是不是表明,蓝智蒙案会就此结束?蓝智蒙案一旦就此结案,是否表明,其他相关线索,不会再查下去?

钟绍基国此逃过一劫了?

是赵德良想保钟绍基,还是出于一种无奈?

不管是哪一种情形,唐小舟隐隐约约觉得,钟绍基是逃过一劫了。他在心中暗叫了一声好险,也想,权力是一把双刃剑,稍不留神,就会被这把剑所伤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