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38章

黄晓阳2017-1-25 23:3:35Ctrl+D 收藏本站

  林椰说,唐处你好。刚才有点事,我到外面接的。

  唐小舟问,你在哪里?

  林椰说,我池校长家帮忙,他们家在做法事。

  唐小舟略愣了一下。愣了一下,暗想,做法事,一个党的高级干部死了,还要做法事?这是唱的那一门子经?

  从北京回来后,刘朔雯同唐小舟联系过几次。听她的意思,武蒙显然不可能来雍州,她计划和池永严一起出席池仁纲的追悼会。可是,雍州这边,时间一直定不下来,关键是池仁纲的妻子不同意火化。她坚持说,池仁纲不是普通的车祸,而是被人谋杀。因为池仁纲有一次很郑重地对她说,他多次受到威胁,如果某一天死于非命,一定是被人谋杀的。她数次致电唐小舟,希望赵德良接见。唐小舟想,池仁纲是党校的副校长,党校是由马昭武分管,赵德良是一定不能插手的,拒绝了她。

  唐小舟问,怎么今天做法事?

  林椰说,追悼会的时间已经定了,明天,家属要求要做一场法事,学校就派了我们来帮忙。

  唐小舟说,我还说约你出来,那你不是不时间了?

  林椰惊喜地说,真的?你有时间了?那我找个借口混出去。

  唐小舟说开车去接她,林椰说算了,我要回去换套衣服。唐小舟略想了想,明白了。她是去参加丧仪的,一定穿得素静,不能显示她美丽的风采。加上有些人对此讳忌,认为经历这样的场所,难免沾有晦气,最直接的办法,是换身衣服洗个澡。唐小舟不认为自己是个迷信的人,可身在官场,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人一旦对自然之物无法控制,很容易认定是某种神力的作用,迷信也就大行其道。放眼官场中人,不迷信风水运程的,非常鲜见,目濡目染,唐小舟多少也有些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了。既然林椰这样说,唐小舟也就顺水推舟,说,那好,我这里正好有点事。你先回党校,一个小时后,我到党校门口接你。

  挂断电话,唐小舟准备利用这段时间思考。

  可此时显然不是思考的最佳时间,老是被电话打扰。这也可以理解,全省信息最灵通之处,大概有两个,一是省委秘书长,一是省委书记秘书。这两个位置,之所以成为信息汇总之所,全都因为这两个人是替省委书记办事,起着上传下达的作用。在江南省,情况略有不同,秘书长余丹鸿明显不受赵德良喜欢,很多信息,便绕过了秘书长,直接到达唐小舟这里。

  其中有两个电话值得一提,一个是徐雅宫打来的,一个是刘凤民打来的。两人谈的是同一件事,都是蓝智蒙案。

  徐雅宫在电话中说,庭审结束了,公诉状虽然冗长,但也相对简单。记者们原以为,这样一起案子,仅仅是证据,就要提供一大堆。事实上,公诉状涉及的证据,相对其他同类案件,可以说少而又少,主要事实,全部集中在尹越案中落马的几个官员。公诉状中还特别提到,被告对公诉状中提到的行贿行为,全部供认。

  与之相反,辩护方却出动了一个强大阵容,他们分别从北京以及雍州聘请了一个强大的律师团,律师团当日上庭的就有九个人,据说,幕后替其工作的,还有几个人。这些人,全都是国内最著名的法律专家,曾担任过一些闻名全国的大案要案的辩护。更是一些重要法律条款的起草者和国内几所最著名法学院的知名教授。徐雅宫和其他所有记者们原以为,这样一帮重量级人物出场,定然会炮火连天,有一番热闹。事实上并非如此,蓝智蒙的辩护词相对简单,主题只有一个,公诉人提到的那些行贿行为确实存在,被告完全承认其参与了这些行为。但是,请法庭注意一个基本事实,蓝智蒙并非公司法人,她只是一个打工者,只是在公司法人的授权下工作。她所完成的,是自己的职责。而她履职责的过程,并不能直观判断该行为是否违法甚至犯罪。比如她被授权给某人送出一笔钱,这笔钱,完全有可能是业务经费。

  徐雅宫说,她和其他记者聊了一下,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算是判蓝智蒙有罪,估计也是轻罪。

  唐小舟和徐雅宫聊了几句,中心意思只有一个,这个文章无论怎么做,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内。不能凭未知的或者揣测的某些东西搞无限外延。

  刚刚挂断这个电话,刘凤民的电话来了。

  刘凤民顺利当上了副市长。他这次关键性升职,既与唐小舟有关,更与钟绍基有关。蓝智蒙案一出,整个雷江官场都在传说,钟绍基完了,大家都在忙着重新排队。刘凤民刚刚起来,遇到这么件事,自然有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对于今天的庭审,刘凤民估计像很多人一样,极其关注。

  在电话里,刘凤民丝毫没有客套,直接问,你知道开庭的事吗?

  唐小舟自然清楚他问的是什么,却故意装糊涂,说,开什么庭?

  刘凤民说,蓝智蒙案。

  唐小舟说,哦,蓝智蒙案开庭了?这个星期,我在外面办事,刚回雍州,很多事还不了解。

  刘凤民说,我听到一种说法,省委对这个案子有个意见?

  这类话,唐小舟自然不能顺便说,问,什么意见?

  刘凤民说,我怎么听说,省委的意见是,就此结案,不要搞外延?

  唐小舟说,我知道你想听到什么。但是,你想要的东西,我真没有。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在赵书记这里,肯定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不能再聊了。结束和刘凤民的通话,立即出门,驾驶自己的车,往党校赶去。到达的时候,林椰已经站在门口,她的个子并不高,但远远望去,却亭亭玉立。她穿一件淡粉色的宽松上装,袖口大大的,显得飘逸。上装的下摆,到了腿部,与下面的裙服,形成一个错落。下面的裙子是黑色的,短裙,因为太远,看不清质地。但这种错落的感觉很好。显得上半身飘逸,下半身简捷。让人赏心悦目,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她的腿非常漂亮,又没有任何饰物遮挡,一双纤长的秀腿,白玉般的皮肤下面,是一双红色的皮凉鞋。

  唐小舟将车停在她的面前,弯过身,替她打开车门。她先将自己的屁股搁在副手席上,然后微微转身,抬起双腿,将一双秀腿移上来,整个身子,也跟着进来。侧身关门的时候,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她的双腿和脚,这一眼,让他的心跳加快。她并没有穿丝袜,呈现在他面前的,是完全本色的一双腿。她的皮肤实在太好了,是古书中写的那种凝脂的感觉。她那双红色皮凉鞋非常特别,半高帮,平跟,脚背部分,是一些红色的鞋襻,如同两排红色龙骨,整齐地排在一双皙白的脚面上,可以看到她的脚指头,不像某些时尚女孩般涂着指甲油,完全是天然色。美得让人心惊的一双脚。

  林椰坐下来后,伸手将裙摆往前拉了拉。她穿的是短裙,坐下来后,就更显得短,大腿露出的部分很多,那两条白玉般的腿上,整齐地排着汗毛。不知是因为她的皮肤白,显得汗毛比较突出,还是因为汗毛突出,更衬托了她的白。

  唐小舟暗想,这双腿,实在太美了,美得令人毛骨悚然。他知道毛骨悚然是个贬义词,似乎不能用在美腿上,可他确实是这种感觉,除了这个词,他无法形容这双腿。

  林椰坐好自己,转过头冲他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让他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她说,不好意思,让你跑这么远。

  唐小舟说,是我约你,自然该我当护花使者。

  启动汽车的时候,林椰问,我们去哪里?

  唐小舟原想去石板街,那里有很多特色店,又离党校近。转而一想,最近省里加强了纪律监察,石板街是重点区域,说不准那里有多少摄像头呢,自己带着一位年轻美女出现在那里,虽说不可能有什么特别的事,但被录像,就是个事了。他说,我们去江边吧,那里有个特色餐厅,叫三点水,有点味道。

  林椰说,三点水?这个名字好特别。

  如今的人讲究生活质量,而中国又是一个最讲究吃的地方,但凡食肆,就一定要有特色,否则,人们不肯光顾。据说,全中国范围内,每天开业的饭铺最多,每天关门的饭铺同样是最多的。做生意和做人一样,同一句话,平平淡淡才是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绝大多数人以为,只要随意而为地做人,就叫平淡,诸不知平淡是一种更高艺术的追求,是一种雕琢之后的返朴归真。那些随意的餐厅,一间接着一间关门大吉,只有那些极度用心并且抓住了时代特点以及消费者心理的人,才成功了。三点水的老板,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走进她的店,每一个细节,都体现着匠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