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39章

黄晓阳2017-1-25 23:4:2Ctrl+D 收藏本站

  三点水是一幢临雍江的建筑。这房子也不知是什么牛人建的,整个江边,全部辟为沿江风光带,只有很少的几幢建筑在风光带的内侧,完整临江的建筑,就更少了。有几个建筑,属于风光带内的景观式建筑,自然不能算在内,还有几处,属于半真半假的文物,据说是某个时候的某个历史人物住过。只有三两幢,是像三点水这样的新建物业。

  唐小舟将车停在门口马路上,这一带辟有停车道,似乎也没人收费。正门进去,有十几级台阶,两边是很高档的绿化树,选择的都是四季常青品种。正门口,并没有像别的餐厅那样摆两个花瓶一样的咨客小姐,而是在门的侧前方,安了一块大头,上面刻着三点水三个字。进门的一楼,几乎不摆餐桌,属于浏览区,分别辟有几个区,里面摆设的,全部是中国古董。当然,这种古董,并非人们理解的价值连城的文物,而是一些早已经绝迹的民间玩意,比如一间屋子里全部是三寸金莲,另一间屋子里,全部是极其精致的小灯笼。

  唐小舟来得早,这里的客人还不是太多,若是稍晚一点,全部客满,别说单间,就算是卡座、大厅,也找不到位子。即使如此,好一点的位子,也都没有了,唐小舟只好要了靠边又临江的一间,叫邻月。房间不大,摆了一张桌子,一条长椅,门口挂着挂帘,上面有很多风铃,进去的时候,风铃便叮叮当当地响起来。

  见里面只有一条椅子,唐小舟显得有些尴尬。这样的格局,两个人只能坐在一起,倒显得他有预谋似的。林椰倒落落大方,主动一侧身,先坐了进去。坐下之后,看了看环境,说,真不错,我喜欢。

  唐小舟坐下来,有点不敢往她那边看。这么个女孩坐在自己身边,伸手可及,从上到下,无论是原件还是挂件,都透着诱人的气息,他真的担心自己会失去自控力。他无话找话,说,在党校怎么样?问过这句话,就觉得蠢,如同一个笨老师给学生出了一个大而无当的题。

  林椰却很淡然,说,刚开始,池校长抓得很紧,大家都传说,池校长有可能升常务副校长,大家还很大劲。结果,池校长一死就放了鸭子,每次上课,一半的人都没有。也没人过问。

  唐小舟略愣有些吃惊,问,陆校长呢?他也不管?

  林椰说,根本就看不到他。最近,学校时有很多传说。

  唐小舟问,什么传说?

  林椰说,说是马书记第一次来党校,学校办公室把他的位子排错了,他认为是陆校长故意踩他,非常恼火。我还听说,陆校长曾想找马书记解释,可马书记根本不给他机会。他因此心灰意懒,完全不管事了。

  唐小舟暗想,这么撂挑子,政治上太不成熟了吧。他说,那还有其他副校长啊。我印象中,党校的副校长,有四五个吧。

  林椰说,我也不知道,听别人说,这几个副校长,除了池校长之外,都是陆校长提起来的,大概算以前的游书记的人吧。所以,池校长来的时候,很受排挤。没想到,前段时间风向突然变了,池校长有可能接替陆校长,学校里顿时斗得一蹋糊涂。池校长突然出车祸,他的夫人又一再说,池校长是被人谋杀的,学校里就说,一定是派系斗争的结果。

  唐小舟没料到,党校的关系竟然如此复杂。而这种复杂,又显然有些怪异。按说,原来的党校校长是游杰不错,陆晓乘是游杰提起来的也不错,毕竟,游杰作为省委副书记,工作非常多,不太可能过问党校的具体工作。业务上或者行政上,来往更多的,应该还是省委组织部。是不是那时候,陆晓乘仗着身后有游杰,不太把马昭武当一回事?这也可以想象,马昭武升任组织部长,是袁百鸣提起来的,而袁百鸣一直没有成为主流,马昭武也就跟着受冷落。

  如此看来,那些座位安排错误,是陆晓乘有意的?若真是如此,这个人的器量也太狭小了些。

  唐小舟说,无论如何,工作还是要做的吧。党校是个重要机构,怎么能这样?

  林椰说,我听说,陆校长要调到行政学院去当党委书记,是不是真的?

  唐小舟再次愣了一下,马昭武想调走陆晓乘,这件事,在会上提过,赵德良似乎也没有表示不同意见。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马昭武是他提起来的副书记,又是刚刚上来,赵德良肯定要支持他的工作,此时,他提出的建议,赵德良就算不认同,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肯定不会反对。至于去行政学院当党委书记,他还真没听说。这事还没上会呢,不知传言从何而来。

  换个角度想,党校如果真是这样乱,那是得早点研究此事。今年是党建工作年,赵德良对党校的这个党建班是寄予很大期望的,陆晓乘这样做,等于自掘坟墓。

  唐小舟说,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你吧。

  林椰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她的眼睛很大,这样看人的时候,眼珠显得很小,大部分都是眼白,有一种强烈的电流作用。她看过一眼之后,轻轻地将头摆了一下,秀发便在这一摆之中飘动起来,发梢在他的脸上扫了一下,他的脸顿时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她说,我很简单哇,闻州人,父母都是闻州学院的老师。我本人,在闻州读完小学中学,然后到雍州读完大学,回到闻州,考上公务员,就这样。

  唐小舟问,你在雍州读大学,为什么没有留在雍州?

  林椰说,命运的安排吧。当时,我找了好多单位,也参加了公务员考试。我的父母坚决要我当公务员,我只好回闻州了。

  唐小舟说,你的父母不放心你离他们太远吧?

  林椰说,那倒不是,他们是很开明的,只是觉得公务员比较有前途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