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43章

黄晓阳2017-1-25 23:4:5Ctrl+D 收藏本站

  陈运达这样一说,大家全部噤声了,看着赵德良,希望赵德良最后拍板。

  唐小舟有点替赵德良着急,这个板不好拍啊。难不成赵德良说,前期投入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只要计划中的五百亿就够了?人家刘茗钰已经承认,陈运达水平高,一针见血。那就是说,陈运达所说,前一两年,总投入高达两三千亿,是有相当根据的。不提五百亿预算,而是说,省里承担这两三千亿投资?赵德良是省委书记,可以闭着眼睛拍这个脑袋,问题在于,这两三千亿一旦拿出,全省公务员发工资就可能成问题,更不用说其他民生建设以及各项建设投资了。

  赵德良就是与众不同,他胸有百万兵,面对这种明显的挑衅,他竟然能够极其从容地应对。就在大家将目光集中向他的时候,他将目光投向了刘茗钰。他说,茗钰同志,我知道,你们除了这个向上报的计划之外,还有个底盘吧?运达同志是我们的家长啊,向家长你可不能隐瞒,把底盘亮给他吧。

  刘茗钰稍稍移动了一下身子,翻出另一沓纸,用她那清晰悦耳的声音说,赵书记说得对,我们这个计划,主要是提供给国家发改委的。就这一意义来说,我们的计划并没有错,我们的期望,确实是五年内,由国家财政、省财政以及市财政解决五百亿的投资。这五百亿,是未来整个天心洲开发中,国家资产的实际投资。另一方面,陈省长非常敏锐,他看到了实质。这个计划,总投资确实不止五百个亿,也不是两千个亿,而是五千个亿。其余的三千亿从哪里来?一个途径,招商引资。

  马昭武说,未来几年,雍州如果能够增加三千亿的招商额,那是一个相当大的成就。

  唐小舟清楚马昭武这句话所指,整个江南省,每年的招商活动搞得热热闹闹,真正到位的资金,平均算下来,每年大概也就一千来亿,有时候甚至只有几百亿,也有时候,是将某些内资的循环算成了招商项目,才勉强达到这个数。刘茗钰如果能够在未来两三年内,完成两三千亿的招商,那就不是巨大成就,而是惊人成就,而是奇迹。

  果然,陈运达说了一句,招商三千亿?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陈运达是省长,抓经济很有一套,全省经济状况,全部在他的脑子里。对于招商,他是太有发言权了,每年初,各地报上来的签约额非常可观,到了年中,往往连五分之一都难完成,到了年底,要算总账了,才不得不拿出真数字,结果很可能不到十分之一。因此,陈运达有一句话,在省内很流行。他说,每年一开始,大家告诉我,形势一片大好,半年过去的时候,大家再向我汇报,就是有难度,但正在克服,年尾呢?就变成了困难很大了。

  他报出了一串数字,每一个数字,他都要作一番说明,比如某一年向外公布的数字是多少,实际数字又是多少。按照他所报出的数字,最近几年,每年雍州市公开的引资数额均在六百亿上下,可实际上,这个数字里面的猫腻很多,实际数字,可能只有一半多一点。也就是说,需要三年时间,才能完成一千亿的招商引资。全省范围内,雍州市的招商引资情况是最好的,其次是闻州,再其次是岳衡。除了个别年份,因为有重大招商项目之外,平均加起来,三个城市一年的招商额,也不过千亿左右。现在这个项目,一年就要增加千亿招商,是雍州市每年招商引资数的三倍左右,这千亿从哪里来?是个大问题。

  唐小舟一边做记录,一边拿眼看温瑞隆。他很清楚,方案虽然是刘茗钰的,但刘茗钰毕竟只是一个副市长,在这里根本说不上话。温瑞隆即使不是常委,说话的分量还是在那里的。唐小舟觉得,温瑞隆此时应该挺身而出。可非常奇怪,温瑞隆竟然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显得很难看。

  唐小舟揣测,温瑞隆大概在想,上次省长办公会讨论的时候,陈运达没有表示半点反对意见,现在却跳出来反对,这是有明显目的性的,也就是对他反对岳衡湖环湖汽车拉力赛赛道项目进行反击吧。这已经明显不是就事论事,而是权力制衡。

  温瑞隆终究是没有说话。赵德良将目光投向刘茗钰,说,茗钰同志,运达省长提出的问题,也是我的疑问,对这个疑问,你想过没有?

  刘铭钰说,想过。

  赵德良又问,那你有什么解决办法?

  刘铭钰说,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水里来就只有水里去,土里来就得土里去,既然确定是招商,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只可能是招商。坦率地说,与招商有关的工作,我已经开始着手了,甚至谈过几家,香港和东南亚有几个超级财团,原本计划组织一个项目财团,对这一项目进行投资。前期投资额是一千亿港元。在计划里,我之所以没有涉及此事,是因为谈判出现了一些问题。目前,我正着手进行第二个招商方案,为了避免出现第一次的意外,我暂时不想把这个方案公开。

  赵德良又追着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说,你对这个招商额度有信心?

  刘茗钰说,我个人觉得,内地招商之所以这么难,并非我们一直强调的软环境或者优惠条件什么的,更不是有些地方强调的当地是否有红灯区或者当地司法体系是否能够容忍投资者如何如何。人是向善的,而资本是要生利的。说一千道一万,只要你有赚钱机会,人家就会来投资。我们这个项目,就是给人赚钱机会。说实话,拿这样一个项目来招商,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如果不是资金问题,我宁愿我们自己来做。

  最后,刘茗钰甚至说,她愿立军令状。只要项目能立下来,就算一分钱财政拨款都没有,她也要把这个项目建成。她愿用毕生的心血,来完成这一项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