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124章

黄晓阳2017-1-26 0:28:59Ctrl+D 收藏本站

有一名记者说,刘成雨下乡检查工作,带了一大堆记者,他直接点名让电视台的一名澡亮女记者坐上他的车。到达镇里,记者和镇政府的人左等右等,不见刘成雨下来,一打听,说是刘市长觉得有些累,要先休息一下。记者们私下里说,肯定不是休息,而是和那名女记者办事去了。没过多久,女记者出现了,应该是洗过澡的。再过几分钟,刘成雨出现了。

另一个记者说,有一次在陵峒县,我晚上定稿,有一个数字需要核对,给刘成雨打电话。刘成雨说,我在外面谈工作,晚一点回房间。我等了一段时间,没有电话来,想去他的房间看看。我刚刚上楼,看到他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女人从他的房间里出来。那个女人我认识,见过几次面。她看到我,愣了一下,连招呼都没打,走了。我当时觉得女人的表情好奇怪,后来进了刘成雨的房间,看到床上是乱的。我当时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借口上厕所,去卫生间看了看,发现纸篓里有很多卫生纸。

一名新来的记者说,这算什么?元成县有一个女干部,给老公打电话说,晚上局里有接待任务,不能回家。她的老公也是一名干部,早就怀疑老婆和刘成雨之间有事。接到电话后,找老婆的单位打听了一下,单位里根本没有接待任务,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向县政府办公室打听,知道刘成雨住在哪里,直奔酒店,跑到刘成雨房间的门前偷听。县里的酒店,条件相对差一些,隔音不那么好,听了个一清二楚。这个丈夫大为恼怒,猛地把门撞开,闯了进去。他的老婆果然和刘成雨躺在床上。

这个事确实很吸引人,几乎同时,有三名记者问,后来呢?

这名记者说,后来的事,你们绝对想不到。酒店的服务员听到声音,跑过去看,发现门被人撞破了,立即报告保安。刘成雨身边是有些人的,这些人并不和他住在同一层楼,所以,工作人员并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只有刘成雨的秘书住在隔壁,他出现得很及时。那个愤怒的丈夫冲进去之后,立即扑向刘成雨,要和他拼个鱼死网破。但这件事并没有成功,被他的老婆死死抱住了。这一纠缠,给了刘成雨机会,他匆忙穿了内裤,又穿了长裤,赤着上身,也赤着脚,从房间里逃出来。出来时,恰好碰到秘书把门打开。同时看到的还有几个人,一个是女服务员,另有两个房客。刘成雨的秘书把刘成雨迎进自己的房间,迅速出来,进了隔壁房间,着手处理这件事。

唐小舟想,遇到这种事,确实是秘书的事。有些领导胡作非为,遇到麻烦,就由秘书出面替他揩屁股。秘书如果干不好这类事,是不可能在领导身边长期呆下去的。

尹越的秘书张正中,就曾多次做这样的事,甚至替领导背黑锅。

秘书和领导之间的公事,总是容易处理的,最难处理的,是领导的私事。尤其有些领导,屁股上有很多屎,秘书即使再多一双手,也揩不过来。

刘成雨的这件烂事,确实是棘手得很,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刘成雨的秘书是怎么处理的。

这位记者说,怎么处理的我不清楚。这件事,我是听那个女服务员说的。那个女服务员说,刘成雨的秘书进去之后,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说,你这么闹,闹得全县全市所有人都知道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他这样一说,那个男人竟然住了手。他于是说了第二句话,事情既然发生了,肯定要找到解决的办法,打人恐怕无济于事吧。而且,是最笨最蠢的解决办法。你要是信我,我们找个地方谈谈,把这件事解决掉。说完之后,他转身出门,把那些看热闹的人哄走了。我认识的那个女服务员,就这样离开了,后来的事,她并不清楚。

旁边有人说,你一定知道结果,快说。

记者说,我知道什么结果?我只知道,这个人不久当了副局长。现在已经是局长了,他的老婆也当了另一个局的副局长。这之间有没有关系。我就不清楚了。

谈过了刘成雨,又谈张顺焱,集中点还是女人。唐小舟有点后悔,这类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还可以,作为办案的证据,不是那么回事。尤其是张顺焱案,将来有可能将这些证据拿到国外用于引渡,你在法庭上历数他玩了多少女人?人家法官会笑掉大牙。

这个晚上,自然不那么成功。另一方面,唐小舟毕竟不是调查人员,他既然在工作组里,也只能这么东走走西看看。偶尔,也去两个专案组走一走,了解点情况。按说,调查还在进行中,相关案情,严格对外保密。但唐小舟的身份不同,他既是工作组成员,又是赵德良的秘书,有直接通天的渠道。所以,两个专案组.都不对他保密。

第二天,接到徐易江的电话,告之说,张顺焱在巴黎戴高乐机场下飞机的时候,法国警方接受中方请求,对张顺焱予以控制。赵德良叫徐易江分别给夏春和以及唐小舟打电话说明情况。

唐小舟心下一松,原以为这件事非常复杂,甚至有一种可能,法国方面拒绝中国的要求。唐小舟想当然地以为,张顺焱所持是某个非洲国家的护照,也就是说,他是那个非洲国家公民,而不是中国公民。既然他非中国公民,国际方面是有权拒绝按照第三国要求逮捕某国公民的。

徐易江在电话里说,其实并非如此,按照国际法,不管是哪国公民,只要在第三国刑事犯罪,第三国都可以要求犯罪嫌疑人所在国提供法律支持。只要这两个国家之间有外交关系,并且都是国际刑警组织成员以及订立了共同打击犯罪的相关条款等,这种要求,均会得到满足。

法国就是根据这些,对张顺焱采取了临时措施。不过,法国警察出现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张顺焱出示的,并不是那个非洲小国的护照,而是中美洲某个小国的护照,而且,这还是一本外交护照。张顺焱说,他是这个中关洲国家的外交官,拥有外交豁免权,法国警察无权扣押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