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书记身边有个间谍19

黄晓阳2017-1-16 13:54:10Ctrl+D 收藏本站

    她再一次爆炸了,质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就软了?是不是在外面给了别人?

    以欢乐始而以痛苦终,这样的经历,他体验太多了。他和她的日子,永远都是以满怀期待意外惊喜的心情迎来意外打击,他已经麻木了。

    既然不能离婚,那就任她去。他轻轻地将她往旁边推开。

    这一推,又推出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她再一次咆哮起来,你推我?你竟然敢推我?我说对了是不是?

    他抓过毛巾,揩着身上的水,然后抓住睡衣,迅速往身上一套,向外走去的同时,随口扔了一句,是或者不是,你问翁秋水去。

    这句话,自然又招来一声暴喝。可他已经无所谓了,甚至都没有停,迅速走进自己的房间,反闩了门,仔细地再将身子揩一遍,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开始干一件极其痛苦极其憋屈却又不得不干的事。

    她的恼怒达到了极致,在外面敲门,并且质问他,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什么意思?

    他想说,需要说清楚吗?你自己干的事,还有谁比你清楚?

    她大声地说,原来,你是这样一个小心眼的男人?那些人别有用心制造的谣言,你竟然当真的?你的心眼就这么小?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他想,要怎么才是男人?对你的那位翁秋水开门欢迎感恩戴德才是男人?

    她在外面大发雌威,他的注意力分散了,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就像睡着了一般,向他宣布处于休眠状态。可精神层面,他显得异常急迫,就像他这么多年的经历,每次,他都知道某个职位摆在前面,只要自己努力地伸出手,就能牢牢地抓住。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那个职位,永远都矗他的面前,离他只是一步之遥,他根本无法掌握。

    他继续努力着,加快了手上动作的频率,那个影子似乎离他越来越近,他的眼前飘忽着,他拼命地伸手,奋力去抓,可实太憋闷了,那个影子,竟然比泥鳅还滑溜,根本就抓不到。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声音没有了。这也可以想象,她一个人骂着,而他仿佛不存一般,所有恶毒的语言,失去了目标,便也失去了意义。她大概也渐渐失去了兴致。刚才那些温柔只不过是假象,眼前才是真实的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这次不是敲打,而是温柔的轻叩。随后,外面有一个与刚才的咆哮形成鲜明对比的温柔声音传来:小舟,你睡了吗?要不,你到那边去睡。

    他再一次加快了那件痛苦的工作,心里恶狠狠地说,去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