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打了一个政治哑谜04

黄晓阳2017-1-16 15:19:50Ctrl+D 收藏本站

    唐小舟想,书记坐车上呢,自己和市委书记握手,市长握不握?市长握了,副书记副市长握不握?这么一路握下去,给人的感觉,自己不成长了?这个手如果真的握了,说不准人还没有回雍州,叫他回报社的通知就下来了。当了这么多年记者,也认识不少官场人士,这个分寸他还是知道的。他并没有伸出手,而是隔着还有几步的时候,便说,赵书记说他不下车了,直接走。

    几位领导同时站住,准备转身上车的时候,唐小舟又说,砚华书记上考斯特。

    郑砚华和姚营建小声地说了几句,然后两人分开,姚营建向自己的小车走去,郑砚华转身,向考斯特走来。经过唐小舟身边的时候,他小声地问,老板情绪怎么样?

    唐小舟立即明白了。对于这次路迎,郑砚华冒了很大的政治风险。他想通过唐小舟的观察来评估一下,事情会严重到何种程。一来,唐小舟自己心里梗着一块石头,正忐忑不安呢,哪里还会注意别的?二来,他初当秘书,没有经验,不会看领导的脸色观察领导的表情。对于郑砚华的问题,他根本回答不出,只好说,感觉还好。

    唐小舟略略拉后一点,待郑砚华上了车,他才跨上去。刚上车,车门还未完全关上,就听到赵德良说,砚华同志,你告诉我,是你这个市委书记说话不起作用呢,还是我这个省委书记说话不起作用?

    显然,赵德良火了,但这火得很温柔,听上去,像是开玩笑。

    郑砚华自然知道赵德良的意思,连忙走到赵德良身边,低下头,弓着身子,说,是我的错,我向长检讨。

    赵德良说,你站这里干什么?低头认罪?人家小舟还要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呢,你这样站着,冯彪怎么开车?

    因为郑砚华站走道上,拦住了唐小舟的路,唐小舟只好站他的身后。整部车子,只有他们两个站着。唐小舟突然觉得,郑砚华应该是异常尴尬的。这种尴尬,不仅是因为受到了赵德良温柔的批评,还因为赵德良暗示叫他坐下。坐下?坐哪里?赵德良身边有一个座位,坐这里,是一种极高的待遇。赵德良的后面,还有一排座位,他也完全可以坐到那里去。可那个位子,就非常特别了。既像是坐了冷板凳,也可以理解为他表现一种姿态。赵德良没有说明,郑砚华就难办了。

    郑砚华显然颇善于应付这种场面。他赵德良身边坐下来,说,我离长近点,有利于作检讨。

    唐小舟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就听到赵德良问郑砚华,你们是怎么安排的?

    郑砚华说,长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现时间也不早了,我考虑先休息一下,由我和营建市长汇报一下闻州的情况,然后吃午饭。视察安排下午。我们选择了八个点,不过下午的时间会很紧,八个点不可能都看,具体选哪几个,由长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