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逼上梁山的权力交换12

黄晓阳2017-1-16 16:27:52Ctrl+D 收藏本站

    难怪这段时间,很多人往赵德良这里跑得特别勤,原来都是盯着这个职位了。

    再深入地想一想,今天晚上,陈运达莫名其妙地来又莫名其妙地走,会不会也是盯着这个职位了?他原本只是想替某人谋求这个职位,却又轻轻一招,赵德良心栽下一根刺,这个陈运达,难怪能够升到如此高位,手段还真是了得。幸好自己也不蠢,及时做了足够的工作,否则,自己冤死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陈运达想将什么人送上这个职位?他谈了一堆废话,大概是想赵德良主动提起此事,便好趁机将自己心目的人选推荐上来?可赵德良真是高手,竟然稳得住,和他打太极拳,就是不涉及本质。换个角再想,大家都是官场人,大概见到陈运达的那一刻,赵德良已经明白了他的来意?而陈运达呢?是否意识到,赵德良根本不可能听取他的建议,所以才一言不出地走了?看来,官员的心事,你永远得去猜。

    赵德良趁着五一长假回北京,难道真的仅仅只是回家这么简单?是否也与这个宣传部长职位有关?他安排和朱兴邦北京吃饭,是不是整个计划的一个环节?

    官场无小事,每一招,哪怕看似闲棋,其实也一定关系到后面几步甚至几十步。

    第二天有一件大事,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来江南省视察。

    江南省是防汛大省,省内有长江和雍江两条大江,还有好几条支流,全省有三分之二的面积其流域之内,每年不是洪涝就是干旱,防洪抗旱任务非常之重。今年的汛期还没到,但形势不容乐观,国家早作准备,也是可以想象的。

    一大早,唐小舟便来到余丹鸿的办公室,和他一起商量书记前往机场迎接以及其他安排的细节。所谓商量,其实只不过是听取余丹鸿的安排,唐小舟是没有资格安排这一类事的,他只需要将余丹鸿敲定的时间记下来,到了时间,再提醒赵德良。余丹鸿报了一遍,他报得很快,好唐小舟是记者出身,速记能力强,就算他再快一点,也能记下来。记完后,唐小舟又口述一遍与余丹鸿核对,余丹鸿证明无误后,唐小舟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唐小舟将记本子的时间输入电脑。很快,他便现这个时间有点不对,副总指挥到达雍州机场的时间是十点四十分,余丹鸿安排赵德良前往机场的时间是点十分,前后相差了一个半小时。从省委到机场,因为来的是央大员,保安上了级别,沿途要封路,路行畅通,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按此安排,赵德良将机场贵宾室里等一个小时左右。虽说接待央领导,好是提前到达,可提前这么多时间,也太奇怪了。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他仔细回想余丹鸿部署这项工作的细节,清楚地记得余丹鸿说,点十分,赵书记出去机场。省委领导的时间安排,是需要精确到分的,这个时间,唐小舟肯定没有记错。何况,后来自己又重复了一遍,余丹鸿也没有指出错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