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泸源城里的卖春女12

黄晓阳2017-1-16 20:41:28Ctrl+D 收藏本站

徐雅宫问她:你在干什么?已经睡了吗?

他想,反正睡不着,与其想那些烦人的事,不如和她调调情,心情一放松,说不定就睡着了。他立即写了一条短信:躺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

她说,天花板上有什么?

他说,有个叫徐雅宫的美女。

她说,那个美女干嘛吊那么高?不怕摔下来?

他说,不怕,我会接着。

她说,她很重的,会不会把你压扁了?

他说,它是压不扁的。

她问:它?它是什么?

他不好继续往下说,而是改了个话题,问她:你怎么还没睡?

她说,睡不着。

他说,为什么?思春了?

她说,思你了,你叫春吗?

他说,是啊,我想叫。

她说,那好,我过来,听你叫。你把门打开。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轻手轻脚走到门前,将眼睛上猫眼,向外看了看。

外面是走道,猫眼里显得极其变形。红地毯红得不真实,而且给人的感觉,像是斜着的,门也像是仰着的。对面那扇门里住着省委书记赵德良,那扇门关得很紧。他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这么晚,赵德良应该睡着了。再看侧面,那扇门里住着秘书长余丹鸿,门同样是紧闭的。

唐小舟伸出手,握住门上的拉手,轻轻地扭动。这门锁的性能真不错,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轻轻拉动拉手,门开了,透出一条缝。他松开手,还好,这扇门的质量也相当不错,再没有移动。

他想,自己应该躲在门后面,等徐雅宫进来,立即将她抱住,然后疯狂地吻她。

就在他低头的一瞬间,看到自己仅仅只穿着内裤,便有点难为情。毕竟,还是装点斯文好。他转过身,到房间里拿起酒店的浴袍,穿身上。刚刚穿好浴袍,听到门锁咔嗒一声响,因为没听到她进来的脚步,他还以为是风把门吹得关上了。正想要不要起来再打开,发现她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伸出一只手,她便欢快地扑过来,先抓住他的手,然后整个人扑到他的身上。

他抱住她,弯下头来吻她。她非常主动,立即仰起头,张开嘴,主动送出了自己的舌。他一边吻着她,一边伸出手,从她的领子里探进去,握住她的纯肉馒头。

她轻轻呻唤了一下,整个身子,顿时一软。

他连忙将自己的唇往前送,紧紧地顶住她。他担心她真的叫起来,让对面听到就成大麻烦了。

她却显得有些胆怯,身子在发抖。

他觉得奇怪,问她,你害怕吗?

她说,有一点。

他问,为什么?

她说,我怕我会痛。

他心中一动。怕痛?难道她是处女?那一瞬间,他很挣扎。处女属于稀缺资源,人家把第一次给你,这份责任太重了。而自己只不过是多占社会资源的无耻之徒,尤其自己并没有想过和她有结果,就这样占有她,她将来生活幸福还好,万一不幸福,自己岂不是要一辈子愧疚?这样想时,他的动作缓了下来。

她问,你怎么了?

他反问,你是第一次吗?

她说,你很在意第一次?

这话表明,她是有经历的。既然如此,他心中放松了许多,同时又有些遗憾。

这道程序终于完成时,她轻轻地叫了一声。他感觉她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全身突起了许多鸡皮疙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