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官场也需要洗牌14

黄晓阳2017-1-19 22:32:7Ctrl+D 收藏本站

杨泰丰说,是的,有些图片资料,需要给省委看一看。

赵德良见他们在安装投影仪,又看了看表,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安装机器大概要点时间,要不这样,常委们还没有吃午饭,我们先休息会。丹鸿同志和食堂联系一下,叫他们立即送些快餐上来,吃过了我们接着开会。

唐小舟有一种预感,下午赵德良将力挽狂澜。但到底怎样扭转局面,实在是太考验一个人的政治智慧了,至少他是束手无策。

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想给徐雅宫打个电话。

那些人的矛头指向她,公开声称要求报社将她交出来,此时,她一定承受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是自己给她找上的。这种关键时刻,她期待的,很可能是一个来自他的电话问候。这女孩还真的懂事,事情生已经发生几个小时,她竟然没有给他打电话。她显然知道,此时他正忙着,该做的事,他一定会去做,事态没有平息之前,就算给他打电话,也只可能是添乱。掩上门,掏出手机,正要打的时候,手机震动起来。唐小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是三个字:叶万昌。

叶万昌?怎么是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在哪里?唐小舟立即接起电话,听到叶万昌说,唐处,是我,叶万昌。

唐小舟说,叶书记你好,你现在在哪里?

叶万昌说,我在现场。赵书记在吗?我向他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

唐小舟说,好的,你稍等。

来到赵德良办公室,赵德良正在打电话,见他进来,便拿眼望向他。

杨泰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估计是向赵德良汇报,被这个电话打断了。唐小舟和杨泰丰点了点头,转向赵德良,指了指自己手机,轻声说,柳泉市的叶书记。

赵德良对着话筒说,等你来了我们再联系。我这里有点事,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唐小舟将手机递给赵德良,赵德良接过,并不是先接电话,而是先看了看显示屏,然后放在耳边,说,万昌书记,情况怎么样?嗯,嗯,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们搞清楚了吗?一个都不认识?这么说,不是你们柳泉的人?口音能说明什么?我现在要知道的是,这是些什么人,从哪里来的,谁是他们的组织者。事情已经持续一上午了,你们到现场也已经两个小时,却什么都没有搞清楚,你是不是希望我亲自到现场去搞清楚?别的都不说了,那是下一步的事。现在你明确告诉我,这些人,你能不能弄走,什么时候弄走?

说到这里,赵德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口气严厉起来,他说,所有的客观理由都不要说了,那是下一步的事。你现在只告诉我一点,那些人什么时候走。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省委是给你机会,能不能把握这个机会,就看你了。就这样,我这里还有事。

听赵德良的口气,唐小舟心中一愣,暗想,这件事难道真的与叶万昌有关?若真如此,他的胆子也太大了。若是无关,赵德良怎么是从未有过的疾言厉色?

唐小舟接过手机,转身往外走,听到身后赵德良对杨泰丰说,泰丰同志,你继续。

杨泰丰说,我们已经查阅了所有相关档案,目前可以确定的是……

后面的话,因为唐小舟关上了门,听不清了。

回到办公室,唐小舟立即拨通了徐雅宫的手机。接起电话,听到的是徐雅宫的哭声。

唐小舟说,别哭别哭,有话慢慢说。

徐雅宫哭着说,师傅,我怎么办?

唐小舟说,什么怎么办?天没有塌下来嘛。

徐雅宫说,赵世伦已经找我谈话,宣布对我停职审查。师傅,我好害怕。

唐小舟暗想,这个赵世伦也真是,随便乱放炮,他也不清楚自己还有没有放这种炮的权力。这话当然不能对徐雅宫说,而是换上一种耐心的语气,说,他说的话不算。就算要追究责任,那也是省委宣传部的责任,是省委的责任,与你没关系。

到底还是年轻,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听了唐小舟的话,徐雅宫的语气立即变了,她说,是不是真的?闹出这么大的事,我吓死了。

唐小舟说,就是考虑到你会急坏,我才抽时间给你打电话。省委正在处理呢,一有消息,我就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你放心好了。有我呢。

吃过午饭继续开会。这些人,大多习惯午睡午觉的,现在没有时间睡了,显得有些疲惫,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虽然没有人表态唐小舟是否可以继续列席,因为太关注此事,他便进了会议室,反正没人赶他,他也就装糊涂。

赵德良见所有人都到了,宣布继续开会。他说,省公安厅的泰丰厅长有些材料,需要提交给常委们看看,下面,我们请泰丰同志说说。

杨泰丰要介绍情况,常委例行的排位有些变化,当中的位置让给了杨泰丰和公安厅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小伙子正在操作面前的电脑,投影仪的光柱,投射墙边的大屏幕上,这个大屏幕原本不属于这间会议室,是杨泰丰他们带来的。屏幕上面有一个鼠标箭头游动,鼠标一个件夹点了一下,上面有很多件。箭头点击了其一个件,屏幕上开始播放视频,是报社门口那些围堵者的画面。

杨泰丰说,这是报社门前的情况,这个画面,是我们报社对面银行大楼的一个房间里俯拍的,下面有显示拍摄时间。另外,我们还其他一些地方安有拍摄机位,包括有些便装人员带着针孔摄像机进入现场拍摄的镜头。

屏幕上的镜头此时定格了,其一个人的头像被锁定,然后用技术手段拉近放大。

杨泰丰指着屏幕说,大家请注意这个人,他的身份,我们已经查清。

屏幕被切割,旁边出现在了另一幅图片,这是一幅犯人服刑时的登记照,旁边是此人的姓名籍贯年龄等资料。

杨泰丰说,这个人名叫刘凯,曾因盗窃罪被判刑三年,出狱四年。

鼠标再点击一下,镜头继续播放,又回到现场画面。不久再一次定格,出现在了另一个头像以及旁边的登记照。

杨泰丰介绍说,这个人名叫严志国,曾因伤人罪,被判刑五年,刑满出狱三年。

杨泰丰前后介绍了几十个人,这些人,绝大部分是刑满释放人员,极少几个虽然不属于两劳范畴,却是公安部门监控范围,比如吸毒人员、卖淫人员等。被介绍的人员,有两名女性,这两个人曾因卖淫被公安部门多次处罚。

赵德良见杨泰丰还要继续介绍下去,打断了他,说,泰丰厅长,这些情况,你不必一一介绍了,你直接告诉我们,已经查清身份的,有多少人?是些什么结构?

杨泰丰说,由于时间太短,工作量大,技术上也有一定的难度。到目前为止,已经查清的,有五十多人。至于这些人员结构,刚才介绍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主要有三大类,一是结束两劳人员,二是有过劣迹甚至被公安部门列入监控对象的社会闲杂人员,三是从事色情业的女性。

赵德良问,那么,省公安厅有结论了吗?

杨泰丰非常肯定地说,结论还没有,但我们有个统一意见,认为这次群体事件,极可能是由当地黑恶势力组织。我们作出这种判断,有几项理由,第一,刚才我已经向省委汇报了,这些人的绝大多数社会经历复杂,有前科甚至被司法机关处理过。显然,他们不能代表民意,如果我们认为这是一次民意表达,那是非常荒唐的。第二,事件发生在凌晨五点多钟,这些人要么是半夜离开柳泉赶到雍州,要么是昨天晚上已经到了。这就绝对不可能是自发的,而是有组织的。第三,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四五百人从柳泉赶到了雍州,而且是统一行动,当地应该有风声传出,但事前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这很令人生疑。如果是自发行动,肯定会有很多人清楚,我们也就会随时得到消息。只有严密的组织行为,才会做到严格保密。览于以上分析,我们初步判断,这是一起黑恶势力背后操纵的群体事件。

结论一出,陈运达立即拍了桌子。大家都听杨泰丰说话,听到猛的一声拍桌声,所有人全都惊了一下,不约而同转过身去看陈运达。陈运达的脸色很难看,青紫青紫的,他说,太嚣张了。他们想干什么?向省委向政府叫板吗?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程,他们眼里还有党还有政府没有?

陈运达狠狠地了发一通脾气,后面说了些什么,唐小舟并没有听清,因为他趴到桌子下面接电话了。

电话是柳泉市市委书记叶万昌打来的。

叶万昌在电话说,市委市政府相关人员到达现场后,做了大量工作,目前,所有上访人员,已经被劝离现场,江南日报社门前,已经没有上访人员,秩序正在恢复。

唐小舟问,对那些人,你们准备怎么办?

叶万昌说,市里组织了十几台车,又从雍州租了几台车。所有人员,包括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以及所有上访人员,都已经集中,现在正在上车。市里的干部,被分散各辆车上,估计半个小时内,就可以车返回柳泉。

唐小舟抓着手机走到赵德良身边,小声地对他介绍情况。

赵德良听了汇报,没有说话,只是向唐小舟伸出一只手。

唐小舟一时没有明白,又不能不应对,只好抬了一下自己的手,赵德良一把抓过了他的手机,耳边,同时站起身来,嗯啊地装着接电话,走出了会议室。经过杨泰丰身边时,赵德良用另一只空出的手,轻轻拍了拍他。

杨泰丰会意,立即站起来,跟赵德良后面,走出会议室。唐小舟也跟着进入赵德良的办公室。

赵德良已经站在办公室间,转身对唐小舟说,把门关上。

唐小舟刚刚将门关好,赵德良便对杨泰丰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全部人员已经登车返回柳泉。

杨泰丰说,怕就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赵德良说,你现在马上做三件事,一,立即组织一个小组,沿途暗保护,路上不准出任何状况,也不要让他们觉察。这个任务很重要也很艰巨,你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杨泰丰以军人姿态,站起来,立正答应说,是,保证完成任务。

赵德良将伸出的一根手指变成两根,接着说,第二,由武警江南省总队命令武警柳泉支队,武警柳泉支队选一个地方,对这个地方全面警戒,等这些人到达后,全部送往这个地点控制起来,由武警柳泉支队配合省公安厅小组,立即对所有人收审甄别。

杨泰丰说,柳泉支队的训练基地离高速公路出口不远,可以利用。

赵德良说,好,就这样定了。第三,省公安厅和武警省总队,要充分授权,由一个前方指挥小组负责对柳泉市黑恶势力的头目进行控制,随时准备扫黑行动。

杨泰丰拿起手机打电话。赵德良走到办公桌后面,拉开抽屉,拿出一份材料。

唐小舟并没有认真看,也能猜到,他拿出的,是省公安厅的那份报告。至此,唐小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也有一种由衷的钦佩。什么叫大逆转?这就是大逆转。他大概是惟一了解内幕的人,他能强烈地感受到这种大逆转的惊心动魄,赵德良却不动声色,显得是那么的沉着冷静。

随着越来越深入地了解赵德良,唐小舟觉得,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显得弱,甚至有些迂腐,实际上,他的内心深处,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既不是权力带给他的,也不是个人人格魅力形成的,而是一种知识的积累。用市井的话说,那是善于权术,用官场的话说,那是政治智慧。用唐小舟自己的理解,这就是控制权力平衡的能力,就是王道。

这场斗争,刚刚拉开大幕,接下来还会出现在什么样的反复,目前难以估计。唐小舟坚信,赵德良驾驭全局的能力超强,任何风浪,都不可能超出他的掌控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