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女人是圈养的鹿群05

黄晓阳2017-1-19 22:50:10Ctrl+D 收藏本站

唐小舟略笑了笑,暗想,他倒是会卖乖。

侯正德继续说,他暗示我,赵书记已经同意了他的方案,交给他全权处理这件事。他仔细考虑过了,一处的几个人,我,杨卫、韦成鹏以及其他人,都可以充当这一职务。他个人比较偏向由我来干,不过还没有后定。

唐小舟明白了,便说,于是,你晚上去他家了?

侯正德说,我事后一琢磨,他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你向赵书记推荐了我,赵书记也同意了,他凭什么作梗?还不是想捞一点好处?我和他共事也不是一年两年,这么长时间,他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厅里那么多人,过年过节,谁去过他家谁没去,他心里记得清楚着呢。我想,拜了这么多年的菩萨,还差这最后一拜?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还不知有没有机会。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也顾不了许多了,就去拜访了一下。你别说,还真是有用,今天下午,他找到我说,已经和赵书记通了气,事情定下来了。要我从明天起,就跟着你。

唐小舟心里觉得好笑,这么个事,竟然也成了某些人的生财之道。权力这东西,真是太可爱了。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侯正德起身告辞,唐小舟起身相送。谷瑞丹已经很熟悉套路,大概早就在里面关注着外面的动静,听到侯正德告别,连忙从里面出来,热情得有些夸张地说,侯处,怎么就走了?多坐一会儿嘛。

侯正德说,唐处这几天辛苦了,他需要早点休息,我还是不打扰了。

谷瑞丹说,他呀,傻里傻气的,就知道傻做,哪一天不是这样?没事的,多坐一会儿。

侯正德说,唐处可不傻,他前程无量呀。

侯正德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唐小舟要送,他伸手拦住,同时很快地从包里抽出一个信封,塞到了唐小舟手上。唐小舟被迫接住,掂了一下分量,心暗自一惊,怕是有一万。他往自己这里送了一万,送到余丹鸿那里的,肯定也不少于这个数。为了这么个位子,侯正德还真舍得送,而余丹鸿也敢收。

唐小舟说,侯处,正德兄。我这里,你不要这样。

侯正德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应该的。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唐小舟拉着他的手,将信封往他手里塞,说,真的不行。我们都在这个圈里混,一个办公室里进出,有些时候,我们是身不由己。但我们之间是兄弟,搞这一套就俗了。

侯正德说,就算是亲兄弟,也要表达一点感情。请你一定接受我这点意思。说着,想抽出手逃走。

唐小舟不肯放手。他是真的不肯收这笔钱。一方面,他并不喜欢这种官场风气,另一方面,他也知道,侯正德给余丹鸿送了钱,却又在自己这里说出来,难保他转过背,不将送钱给自己的事,对别人说起。

他说,正德兄,老兄啊,我是真诚地希望,同事之间,朋友之间,兄弟之间,有一种干净纯洁的东西,就像春天的风,能够吹得人扬眉吐气,神清气爽。如果没一点春天的风吹拂,整天刮沙尘暴,这个官场,也太混浊太无聊了。你说是吧?

侯正德仍然不肯收。他心里很清楚,官场就这么个风气,唐小舟作为省委书记的秘书,目前圣眷甚隆,日后前程无量。自己这时候在他身上投入,将来很可能获得巨大的回报。全省范围内,有多少人争着向他唐小舟献媚?都削尖了脑袋呢,自己近水楼台,如果连这个机会都放过,就只能后悔一辈子了。

唐小舟见他执意不肯收回去,只好拿出了后的刹手锏,对他说,你如果一定不肯收回去,我也没有办法。我只好明天交上去了。我们是兄弟,所以,我对你没有任何隐瞒,所有话都说在明处。我不希望这样做,大概你也不希望我走这一步。

侯正德只好收回来,并且说,唐处你真是。事后感谢,表达一点心意,你都不让。

唐小舟打开门,说,心领了。

谷瑞丹背后说,侯处,没事常来玩。

关上门,谷瑞丹就说,你也真是,人家是真诚来感谢你的。你小心得太过头了。

唐小舟原本不想和她说话,实在有些忍不住,便说,就你精明。你不想想,他昨天晚上去了余丹鸿那里,今天就告诉了我。今天晚上到了我这里,明天还不定会告诉什么人。

谷瑞丹说,既然他是这样一个人,你为什么还要帮他?你应该离他远一点,值得你帮也需要你帮的人大把。

唐小舟没好气地说,是啊,值得我帮的人有大把,不值得我帮的人,也有大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时候,值得你帮的人,你不能帮,但不值得你帮的人,虽然你不愿帮,却又不能不帮。比如说,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我也也清楚呀。你早就觉得当我的老婆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也早就不把我当你老公看了。可我能怎么办?我不还得让你当我老婆?

谷瑞丹猛地一愣,当即便要发作,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小舟说,没什么意思,只是一个比喻。

谷瑞丹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件事。我要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和他,真的什么都没有。

唐小舟说,你错了,我不说你和谁有什么事,我只是说,其实,你早就已经不当你是我老婆了,这是事实,对不对?

谷瑞丹说,你说这话没有良心,我什么时候当你不是我老公?我什么时候不想当你老婆?我是你的,你如果要,随时都可以,是你自己不行。

唐小舟知道这事说不清楚,举起双手,说,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个了,我现在累了,有事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说着,他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以为她会自己的后面咆哮,可也奇怪,她竟然忍住了,并没有难。

她反而在外面说,我知道,你想激怒我,我不上你的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