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神秘而来的调查组11

黄晓阳2017-1-20 20:39:30Ctrl+D 收藏本站

黎兆平说,好好好,服了你。我的开盘均价是三千二,给你打九折。

唐小舟迅速算了一笔账,打九折,每平方米少三百二,已经相当便宜了。可在生意场上,毕竟谈的是生意,怎么说,朋友加上自己目前的身份,那也是要估价的,这两项加起来,肯定不止几百元。何况,雍州心地带的房价,平均也才三千多一点,省政府那里够偏僻了,也要卖三千多,太高了,杀到两千多甚至一千多,绝对不亏了他。

唐小舟说,你这是一套的价?如果多买几套,比如团购,是不是能多优惠?

黎兆平根本不相信唐小舟能一次拿几套,便说,我干脆人情做到底好了。一套,折,两套以上五套以下,八五折。五套以上,全部八折。

全部八折,每平方米少四百,均价就只有二千五左右,已经是那个地块没有升值的价了,首期付三成,平均每个平米,首付八十万左右,他手上的钱,仅付首期,可以买一千五平米。

反正办公厅没事干,第二天,他去看房子,当场选定了一套复式,准备未来自己搬到这里来住,另外选了四套三房两厅,四套两房两厅,作为投资。八套房,总面积七多百平米,又买了一些门面房。黎兆平没料到他会有如此出手,暗吃一惊。黎兆平的老婆陆敏,骂了黎兆平多次,说他做了亏本生意。黎兆平心里清楚,亏本是肯定不会,只是赚数少了,反而给唐小舟捡了便宜。

唐小舟也怕黎兆平反悔。如今的房地产商,真要反悔,办法多得很,简单的办法,说别人已经先付了款,手续都办了。是真是假,你又哪里清楚?唐小舟手里有一百二十多万现金,当即提出一百万,付了首期。还剩下几十万元,准备办理相关税费和支撑按揭。

赵德良返回雍州只呆了几天,又去北京了。他回雍州的这些天,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唐小舟完全不知道。唐小舟甚至没有和赵德良说上一句话,每天就是按时上下班。有一件事让他感到奇怪,扫黑工作阶段性结束了,唐小舟的联络员身份,却没有改变,甚至公安厅派给他的那台车,也没有人收回去。

除了孔思勤偶尔告诉他一些传言之外,他与整个江南官场隔绝了。

月初的一天,和他一起落寞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彭清源的秘书。

早就有动议,要解决彭清源的秘书,但因为扫黑以及抗洪,加上此后赵德良逗留在北京的时间多,在雍州的时间少,人事工作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唐小舟估计,赵德良从北京回来,有可能开会讨论此事了。

对方说,晚上首长有个活动,他问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去。

自从坐了冷板凳,没有几个人想起他,约吃饭是少得可怜。接到这个电话,唐小舟心一阵感动。彭清源这种级别的干部,竟然还能想起他,实在太难得了,至少说明,在江南官场,自己已经被某些人认同。

晚上的活动并不重要,和几个企业家聚餐,礼节性的,并没有实质内容。吃过饭后,彭清源叫上唐小舟到喜来登三十八楼喝茶。看上去,彭清源像是太累了,需要这么个机会休息一下。彭清源半躺半靠沙发上,并不像平常人们见到的那样正襟危坐,显得十分随意,也很放松。他们之间的谈话,像是闲聊天。

彭清源问,怎么样?最近还写文章吗?

唐小舟说,哪里还有时间写文章?早不写了。

彭清源说,我听说赵世伦到文化厅去以后,和你来往挺密切?

唐小舟说,是啊。人就是奇怪,拉开了距离,反倒好相处一些。

彭清源的思维极其跳跃,一会儿一个话题,很快又跳到了王宗平身上,他问,你上次说的那个朋友,叫什么?王什么?

唐小舟有点跟不上趟,不明白他指谁,所以没答。

彭清源说,给任国昌当过秘书的那个。

唐小舟说,哦,王宗平。挺有能力的一个人,因为上次的经历,一直没人敢用他。他自己也很郁闷,前段时间还对我说,他想辞职算了。

唐小舟之所以有意提起王宗平想辞职,是想传递给彭清源一个信息,如果不马上用,这个人才可能失之交臂。没料到彭清源根本不沿着他的话题走,而是迅速跳到另一个话题,问他,你炒股吗?

唐小舟说,我自己不炒。有一个朋友炒,我放点钱给他,自己不操心。

彭清源说,你其实可以炒一炒的,股市里有很多哲学。

唐小舟说,这个说法新鲜,我第一次听说。

彭清源说,你不相信?我给你举个例子。股市里一只股票,就像现实社会的一个人。从一九七八年改革开始到现,中国走在一个大牛市里,所以,绝大多数股票,都是大牛股。也不排除有极少数股票,或经营不善,或意外灾害,或其他原因,走得不好。但这类股,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股,就算某一时期走势偏弱,总体来说,还是在上升通道,回报极其丰厚。

唐小舟说,这种说法,我早看到过。虽然大家都认同,可是,让你拿,你就是拿不住。毕竟,你对它的未来无法把握。

彭清源说,这里有个水涨船高的问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再举个例子,你炒股,买进一只股票,这只股票曾有一个时期高举高打,股价不断走高。但是,股价不可能永远走高,总会走走停停,涨涨跌跌。股票下跌或者滞涨,你该怎么办?两种办法,要么抛出去,要么继续持股。抛出去,你可能买别的股,也可能持币观望。买别的股,你可能继续买错,又买了一个下跌股,结果又亏进一大笔。当然,你也可能买对,买了就涨,赚一大笔。持币观望?你同样有风险,假如所有的股都在涨,你手里没有股票,就把行情踏空了。由此可见,卖掉,似乎并不是最好的办法。那么,你就持股。可持股也麻烦,接踵而来的,可能是没完没了的煎熬,周围所有的股都在涨,就是你这只股没涨。那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经常玩股的人,都会说一句话,要耐得住寂寞,忍常人之所不能忍。

唐小舟说,首长你这话太深刻了。我听说,有很多人炒股,忍了几个月,最终忍不住抛了。抛了第二天,这只股就涨了。

彭清源说,听说所有的股都有庄家,出现你说的情况,肯定就是庄家考验散户的耐心。这有点像我们的组织部门考验一个干部,必要的时候,可能将一位同志放到各种环境去锻炼、考验和观察。有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那是考验,还以为你彻底没戏了。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几个人同时被列为提拔培养对象,几个月过去,大家认为可能被提拔的那个人名落孙山,相反,大家认为只是陪衬的那个人,却被提拔了。大家对这种情形不理解,纷纷指责提拔有黑幕,或者某人有靠山,有些话会加难听,说某某某其实在没水平,只会拍马屁等等。人们分析的几种情况,都有存在的可能,而最大的一个可能,只是这几个月时间里,组织部门一直对这几个人进行全面考察,其中只有一个人,通过了所有项目,获得了高分。而这种可能,恰恰是容易被人们忽视的。

整个晚上,彭清源都像是和他聊大天,东一句西一句,根本没有一个主题,包括后来有关股票以及耐性的那一段话,唐小舟都认为,他其实是暗示王宗平,责成唐小舟转告王宗平,需要保持信心和耐心。

事后唐小舟仔细地回忆过这次谈话的每一个细节,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彭清源找他,只有一个目的,打听王宗平的近况,并且暗示他,自己很看重王宗平,希望他能够保持足够的耐心。再深入地想一想,又觉得事情不应该如此简单。王宗平是彭清源什么人?他们都不认识,甚至都没记住王宗平的名字。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会对王宗平表现出如此热心?

如果不是对王宗平过于热心,那他的目的是什么?仅仅只是无聊,想找个人说说话?

以唐小舟对官员的了解,他们的时间极其宝贵,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明确目的性的。正如唐小舟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有多余的时间可以虚耗一样,官员们的年龄比他大,对于时间的紧迫性以及行为的目的性,应该比唐小舟强烈得多。他认定,彭清源叫自己来吃这餐饭,绝对不会是无目的性的,而从他们之间的谈话来看,彭清源的目的,似乎不是为了自己,像是为了唐小舟。

唐小舟的感觉是,彭清源想向自己说几句话,他已经说了,自己却没能明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