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市委书记离奇失踪04

黄晓阳2017-1-20 20:49:26Ctrl+D 收藏本站

他按下接听键,然后说,叶书记,你好。

赵德良显然听进了这句话,眼睛瞪大了一些,望着他。

叶万昌说,唐处,我想见赵书记一面,当面向赵书记汇报工作,请帮忙安排一下。

唐小舟问,你主要向赵书记汇报什么内容?

下面的人向省委书记汇报,需要提前告之汇报内容,由省委书记判断是否值得一听,再考虑安排。而报告的程序,并不是找唐小舟,而是呈报给省委办公厅综合一处,再由一处报告给余丹鸿,最后由余丹鸿统一安排。叶万昌不找余丹鸿,直接将电话打给唐小舟,似乎表明,余丹鸿那条路走不通,或者叶万昌不愿意走。

唐小舟之所以有此一问,一是程序,二是想让赵德良知道。他说过此话后,拿眼睛望着赵德良。赵德良只是看着他,并没有丝毫表情,这似乎表明,他并不准备见叶万昌。

唐小舟说,最近这段时间,赵书记很忙。你也知道,马上就是双节了,很多事,都需要处理。能不能过完节以后再考虑?

叶万昌说,我已经在楼下,你能不能跟赵书记说说,十分钟就够了。

唐小舟只好请示,他用手捂了电话,对赵德良说,是柳泉的叶书记,他已经在楼下,想向你汇报工作。

唐小舟知道,赵德良今天八点要去政协出席一个会议,八点四十出发,此时还有二十分钟时间,也不是不可以安排。

赵德良想了想,说,我今天争取抽时间见他,如果安排好了,你再通知他。

唐小舟将手机耳边,对叶万昌说,叶书记,我已经向赵书记汇报了。赵书记同意,但现在没有时间,等时间安排好,我再给你电话。

叶万昌千恩万谢,唐小舟已经挂断了电话,离开赵德良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写讲话稿,对于唐小舟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写文章是他的职业,之所以能有今天这个位置,与十几年兢兢业业地写文章,大有关系。问题在于,此事的结局太莫测了,他心里早存了一种恐惧。有了这种恐惧,在心理上,便产生了一种抗拒。这种抗拒,会影响到他的写作状态。

他突然想到,徐雅宫一直在跟踪江南省的扫黑工作,应该有些资料自己可以借鉴。

最初将徐雅宫拉进来,他是想借助扫黑,让徐雅宫迅速提升名声,有了名声,自己再向报社方面递几句话,给徐雅宫解决个级别,应该问题不大。没想到,徐雅宫也成了扫黑的牺牲品,宣传扫黑工作告一段落之后,报社便派徐雅宫出去学习了,学习归来,不是提拔,而是将她调到了子报,在记者部挂了个副组长。日报是厅级,子报是处级单位,部门主任才是科级,组长基本就没有级别了,何况还是副组长?

徐雅宫曾对唐小舟开玩笑,说,我被你害了,现在是流放。

尽管如此,徐雅宫为扫黑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这些东西,唐小舟反复叮嘱,一定要保存好。

他给徐雅宫打了一个电话,叫她把那些材料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带到喜来登去,他要用。

唐小舟满意徐雅宫的是,她几乎从不自己面前问为什么,他叫她做什么,她总是服从,并且努力做好。同样,他每次和她见面,分别时也不需要缠绵,他只是说一声,走了,转头便走,她既不缠他,也不问他为什么这么急。

他们见面的地点通常都是宾馆房间,早晨他起得早,那时她还在熟睡。最多的时候,他悄然起床,洗漱之后,她也没有醒来。他悄悄地离开,根本不和她打招呼,事后她也不会计较。当然,他有时也想,这或许因为她并不爱他,就像他并不爱她一样。他看来,自己这种年纪的人,谈爱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非常之高,实在比二十岁时随意地浪费时光加奢侈。人和人何必要爱呢?正如孔思勤所说的,月饼就是月饼,即使加上再华丽的包装,也还是月饼。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了华丽包装,整个人类的生活,将会简单方便得多。

正在胡思乱想着,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吓了他一大跳。他定定神,坐正身子接起电话,竟然是谷瑞丹。

谷瑞丹不说话,只是哭。唐小舟顿起恻隐之心,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吗?

她哭着说,不好。

他想,她或许梦想着翁秋水升副厅长,她顺利接任处长。竹篮打水一场空,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表面上,他还得敷衍,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小舟,我们复婚,好不好?

他一下子愣住了。她叫他,从来都是唐小舟三个字连成一体的,吵架的时候,便会像赵世伦一样,叫他姓唐的,哪怕是两人热恋的时候,也是如此,今天太阳又一次从西边出来了。不过,对于她的太阳,他已经有了充分理解,不可能再感到那种虚妄的温暖了。

他说,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有点跟不上。

对于他的讥讽,她竟然没脾气,而且极其温柔加上忏悔,说,我知道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只要你答应复婚,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唐小舟说,是吗?那翁秋水怎么办?

她一下子愣住了,过了片刻,气急败坏地叫道,唐小舟,你王八蛋。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唐小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这是多年来,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转而一想,他又觉得自己很小人,因为人家曾经伤害过你,你便躲在阴暗处,抓住机会照准人家的脑袋一记闷棍,这不是小人行径,又是什么?这样的事,有什么可得意的?你应该痛恨自己才对。再说,自己和她离婚,真的就那么光明正大?谷瑞丹是觉得他前程无望才提出离婚,而他呢?难道对于今天的变化,一点感觉都没有?如果说没有,钟绍基提出调他去雷州,他为什么一口回绝?说到底,对于重回到这个位置,他还是有信心的,只不过没有流露而已。尽管他一次又一次告诫自己,别得意忘形,可心里仍然觉得透爽。

出发的时间到了,赵德良走到他的办公室门口,对他说,好了吗?

唐小舟吓了一大跳。都是被谷瑞丹这个电话缠的,他竟然忘了给冯彪打电话。他匆忙站起来,拿了自己的包,又接过赵德良的包和茶杯,一边跟着赵德良向前走,一边拨通了冯彪的电话。好在冯彪非常守时,已经等在了楼下。

省政协这个会,主要是参政议政,赵德良出席,也只是表示一个重视的姿态。领导们在会议室里开会,秘书们在旁边的小房间里等待。当然,领导并不是一开始就进入会议室,而是事先被请进休息室,等会议正式开始,才有专人过来请他们。

进入会场之前,赵德良对唐小舟说,你让叶万昌到政协来等,看中午吃饭之前,能不能抽出一点时间。

唐小舟给叶万昌打了电话,叶万昌再一次千恩万谢。

政府方面来参加会议的是彭清源,王宗平今天第一天上班,也跟了过来。

王宗平和这个秘书圈子还不熟,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唐小舟坐在一旁和他说话,让他情绪稳定了许多。其他的秘书准备打牌,叫唐小舟上场,唐小舟说,你们玩,我和宗平聊聊天。

过了半个多小时,叶万昌摸上来了。探头一看,一屋子都是秘书,许多人都是他认识的。他跨进来,冲着这些二号首长们点头哈腰,一个一个地握手,递烟,问好,谄媚地笑着。

唐小舟有点不耐烦地说,你怎么上来了?

叶万昌说,你不是让我来等吗?

唐小舟叫他到政协来等,又没让他立即上来。他心想,这人到了关键时刻,脑子也不好使了,抓救命稻草呢,平常的判断力理解力,全没了。他说,你还是去下面等,安排好了,我给你电话。这里人来人往的,你一个市委书记,坐在这里影响不好。

叶万昌说,那好那好,我去车上等。

叶万昌一走,那伙秘书们说上了。

政协一个副主席的秘书说,叶万昌也有今天,平常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另一个副主席的秘书立即接过话头,说,这个人,以前眼睛挂在天上,对我们这些小秘书,视而不见,好像我们都不是人一样。

这个话题,就像兴奋剂一般,很能勾起这些秘书们的兴头。一个没有说完,另一个又接过去了。

有人说,这个人太狂妄了。我早就说过,在官场混,狂妄的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立即又有人说,你们说什么呀,人家还是市委书记呢。

这话立即遭到了反驳,说,哼,市委书记?今天是市委书记,明天就不知道是什么了。是阶下囚,那是便宜的,搞不好要打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