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市委书记离奇失踪07

黄晓阳2017-1-20 20:50:57Ctrl+D 收藏本站

余昭说,徐美女的意思是说,你只要喝了这杯酒,她的终身大事就有着落了。

唐小舟说,我还是不明白。话不说清楚,就算是天皇老子,这酒,我也不能喝。

徐雅宫说,刘总给我的任务,只要劝你喝下这杯酒,就调我回日报。

唐小舟说,回不回日报,有什么重要?我还以为是提副主任呢。

刘承槐说,提不提副主任,也要看你这杯酒。

唐小舟借机上楼,说,如果一杯酒可以换个副主任,那我就喝。

这自然是闹酒。无论唐小舟喝不喝,徐雅宫的事,肯定都会解决。唐小舟心里也清楚,提副主任,可能性不是太大,毕竟,副主任相当于副处级,徐雅宫的资历还太浅,到不了这个位置,提个正科,是完全可能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喝肯定不行。唐小舟只好端起酒杯,喝下了第一杯酒。

邹古炎便说,还是美女有面子。徐大美女已经表现了,下面,就看你们三位了。

另外三位美女,唐小舟都不熟悉,雍城在线视频部,是一年前才组建的,颜昕茹刚刚加盟不久,古珊钰和徐雅宫是一批进来的,但在都市报的地位,和日报差了一个等级,难得受到关注,唐小舟自然是不认识。至于邱琳娟,倒是早两年进来,唐小舟也只是知道而已,没有接触。当时的唐小舟,在报社完全没有地位,进来几个美女,也都围着那些大佬们转了,根本轮不上唐小舟,没有交往,是可以想见的。

邹古炎一煽动,另外三位美女果然开始行动了,尤其颜昕茹,异常主动,喝了第一杯不算,还要和他喝交杯酒。这个话题一出,徐雅宫顿时瞪大了眼睛,仿佛要将唐小舟和颜昕茹一起吃掉。

唐小舟原本就不想喝酒,晚上还要陪冷雅馨看烟火呢,可他不希望徐雅宫摆出这样一副独霸天下的势头,有意要刺激一下徐雅宫,便大方地和颜昕茹挽了手,喝下了交杯酒。

颜昕茹确实是个大美女,和巫丹以及邝京萍相比,丝毫不差,尤其突出的是她的身体,仿佛就是一枚性感炸弹,全部性感,由内向外呈炸弹姿态。颜昕茹一上来就向唐小舟发起攻势,既不叫唐处也不叫长,而是叫唐哥。那声音极其特别,仿佛每一个音,都是一枚炸弹,唐哥,我们今天喝了交杯酒,以后,你可要记住我喔。

唐小舟估计,别说以后,就算今天他要将她带走,大概都不算太大问题。

徐雅宫确实是生气了,此后竟然一句话不说,人家过来给她敬酒,她来者不拒。邹古炎闹着要和她喝交杯,她也大方地接受。

唐小舟想,你一个小丫头,使脸色给谁看?做人恐怕得把自己的位置摆正,怕的就是角色扮演错了。当官如此,做女人同样如此。官场之中人,如果谁将自己的位置摆错了,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只不过,生活到处都是摆错位置的人,所以,生活,也到处都是不成功甚至是失意的人。

颜昕茹闹着要唐小舟的电话。徐雅宫再一次警惕起来,拿眼睛狠狠地剜了他一下,似乎说,你如果给她电话,我和你没完。

唐小舟有意想再刺激徐雅宫一下,便拿出手机以及颜昕茹的名片,拨打了她的电话。

徐雅宫显然气得七窍生烟,却也无可奈何,只是和邹古炎以及余昭斗酒。古珊钰不肯落后,责怪唐小舟偏心,眼里只有美女,也向唐小舟要电话。唐小舟不好做得厚此薄彼,问了古珊钰的手机号,拨了过去。他原想,如果邱琳娟也要,他会如法炮制。内心深处,他是不会喜欢邱琳娟这种学女青年的。

吃过饭,刘承槐提出活动,颜昕茹是热情相邀。唐小舟虽然有些心动,却又不得不拒绝。一来,他不能进一步刺激徐雅宫,如果她控制不住自己,当众发泄出来,自己就会很尴尬。何况,他还另外约了人。

开车前,给冷雅馨了一条短信,告诉她在校门口等,他很快就到。

她回了一个字:好。

可到了师大门口,却没有见到冷雅馨,他给她短信,问她哪里,没有回。拨打她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恰好有个电话进来,是徐雅宫。

徐雅宫问他在哪里。他不能说家,搞不好,她正他家门口,那就穿帮了。他说,到办公室拿点材料。

她说,没说真话,就算你和人肉炸弹一起,我也不生气。

唐小舟因此知道,颜昕茹有个绰号,叫人肉炸弹。这个绰号,还真有想象力,而且贴切。但他不想和徐雅宫纠缠,便说,你说什么,我不懂。

徐雅宫说,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你刚才和谁交杯了,是不是交完杯,接下来就洞房?

唐小舟说,懒得和你说,挂了,开车呢。说过之后,挂断了电话。

这个电话刚挂,又有电话进来,一个接一个。他的电话利用率高,幸好他不喜欢煲电话粥,否则,一天二十四小时,只能做一件事。

不知不觉间,半个多小时过去,再给冷雅馨打电话,还是关机。

他想,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上次送她回宿舍,虽然不知道她具体住哪个房间,大致方位还是记得的。他开着车子去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又在校园里转了几圈,也不像出了什么特别的事。再拨电话,还是关机。

这么一耽搁,时间不知不觉指向了八点。他不想再这里耗了,带着一丝愠怒,驱车返回,汽车经过大桥的时候,恰好看到国庆焰火腾空而起。桥上很拥挤,车行非常慢,正好可以欣赏一下被焰火映衬的江景。

如今的国人真是富了,都市里,彻夜灯火辉煌,点的是钱,到了国庆等节庆日子,还要放焰火庆祝,一炮就是好几万,一个晚上,烧下去几百万,倒是让制造烟花的工厂赚了大钱。

这一类事情,常常让唐小舟想到九十年代末他奉命到部某省会城市采访那里举办的市长论坛的经历。这么大一次盛会,竟然出了状况,全市大片区域的红,市里搞亮灯工程,却又没有钱给供电局,欠下了一大笔钱,谈判谈不拢,供电局就将几个区的红绿灯和路灯停了。一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竟然因为亮灯工程,闹得如此狼狈,可见市财政的状况十分不佳。这才过了几年?诸如亮灯或者放焰火之类的烧钱之事,遍地开花,如今不仅省会城市灯火辉煌,就是一些地级市或者县城,也都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总算过了大桥,原想再给冷雅馨拨一个电话,转而一想,算了。若要他再过一次大桥,那是太痛苦了,干脆回了家,坐下来改稿。

一直到凌晨两点钟,才收到冷雅馨的短信,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他原想不再理她,转而一想,她能够给自己短信来道歉,说明一定有原因,便给她回了一个短信,说,什么都不说就消失了,你知道有人会着急吗?

她再次回复说,对不起。

他说,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对不起的原因?

她说,一言难尽。

他说,那就用两言,两言难,就用三言。

她说,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想说。

唐小舟关了电话,继续写稿,一直到凌晨四点才上床睡觉。

近段时间以来,不知是不是因为想事太多,他开始有了失眠的迹象。没上床之前,觉得困意如山,一旦躺上床,满脑子全都是工作上的事,脑细胞活跃得令他吃惊,自然也就睡不着。时间长了,便成了一种习惯,一旦上了床,总是翻来覆去,折腾好长时间才能睡着。即使睡着,也是处于浅睡眠状态,只要有点风吹草动,立即就醒了。为了保证睡眠,他不得不做足准备工作,将座机电话线拔掉,将手机调好闹铃后关掉。将室内的门窗关好,以防外部声音的惊扰等。

这一天不知是不是上床时间太晚的缘故,竟然上床就睡着了。

这是一个难得睡得沉稳的晚上,岂料一大早,被大力的捶门声惊醒了。

唐小舟从床上一跃而起,见捶门声大而且急,以为出了什么事,顾不得穿衣,趿上拖鞋,立即跑去开门,将门打开一条缝,向外一看,外面站着的,竟然是谷瑞丹,牵着女儿唐成蹊。

唐小舟说,怎么是你们,你们来干什么?

谷瑞丹说,我打电话给你,不是关机就是不接,我只好找上门来了。

唐小舟问,有什么事吗?

谷瑞丹不答,而是对女儿说,你不是想见爸爸吗?叫爸爸呀。

女儿怯怯地叫了句,爸爸。

唐小舟说,等一下。连忙将门关上,立即进入房间,穿了衣裤,再来将门打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