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市委书记离奇失踪01

黄晓阳2017-1-20 21:44:25Ctrl+D 收藏本站

刚到办公室,电话响了。这部电话一直不怎么活跃,尤其这么早就有电话来,倒是一件奇怪的事。唐小舟接起电话,听到余丹鸿说,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http://www.77yx.com/

来到余丹鸿的办公室,余丹鸿对他显得很客气,说,小舟,坐。

唐小舟坐下来之前,问道,秘书长找我有事?

余丹鸿说,正德同志另有任用,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

唐小舟说,我听说了。

余丹鸿说,正德同志离开之后,我需要给德良书记重新物色秘书,想来想去,厅里的这些人,还是你比较适合。

唐小舟说,那好,我和侯处把工作交接一下。

他心里却想,这个余丹鸿,把自己当菜鸟呢。什么想来想去,综合一处,本来就是替省委书记服务的,而综合一处的处长,就是省委书记的生活秘书。当初,他担任扫黑联络员,并没有说他不再担任综合一处处长,甚至没有明确他不再担任赵德良秘书,侯正德只不过是临时充任而已。想到侯正德得到那个位置,至少花了一万元,余丹鸿这番动作,到底是想自己给他送钱,还是希望自己对他感恩戴德?

离开余丹鸿的办公室,唐小舟上楼去找侯正德。侯正德见到他,带点神秘地说,余找你谈过话了?

唐小舟说,是啊。

侯正德问,他没有暗示要你表示一下?

唐小舟不想谈这个问题,问,你什么时候走?

侯正德说,把这一摊子事交给你就走。

唐小舟说,昨天说吃饭的事,我估计时间上不一定安排得过来。我给你准备了一点小礼物,表示一点心意。说着,他拿了一块手表,递给侯正德。

侯正德说,唐处,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个。

唐小舟抓住他的手,将手表塞到他的手里,说,拿着。至于吃饭,我尽量抽时间,万一抽不出来,相信你也不会怪我。

侯正德说,我怎么会怪你?

唐小舟说,谢谢你的理解。现在,我们还是工作吧。

说着工作,可手机开始震动起来。唐小舟拿起一看,某个官场人物,以前电话联系挺频繁,他坐冷板凳的这段时间,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余丹鸿刚刚找他谈话,立即电话来了。他原本不想理这种人,将手机放在一边,任由它震动。转而一想,人家是小人,你不能也做小人,虽然经历了这次波动,看清了好多东西,毕竟经历让你更加成熟,你的表现,也应该更加成熟才对。何况,官场就是这么现实,每一个官场中人,需要维护的关系实在太多,偶尔疏忽某个人,也是正常的。

他拿起电话,很热情地和对方聊起来。无非是约吃饭,唐小舟装着很爽快地说,好哇,没问题。对方立即说,今天晚上怎么样?应付这类事,唐小舟很有经验,他说,时间不能定。不过不要紧,你们吃你们的,到时候,我如果抽得出时间,一定去。

和他第一天接任这一职位的情况差不多,这个电话刚断,又有新的电话进来,他再次拿起来看了看,接听,仍然是那些话。

他重回到赵德良身边的消息,显然传开了。此前,他以为这类消息,是省委高层传出去的,现在他知道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省委领导们,才不屑于传递这样的消息,下面市里县里的领导,都会在省里发展自己的信息源,这类消息,肯定是信息源传出去的。官场就是这么现实,所有的关系,于你是否有利用价值。

有了这次经历,唐小舟甚至心存感激,毕竟,他看清了好多人好多事。

电话再一次震动,他拿起一看,是王宗平。

唐小舟拿起电话,说,宗平,你好。

王宗平说,我刚刚从省政府办公厅出来,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唐小舟一想,明白了。彭清源的秘书已经安排,是不是让他去给彭清源当秘书?他问,怎么说?

王宗平说,他们说,暂时借用。

唐小舟说,这没问题呀。你是市里的人,要到省里,肯定是暂时借用了。

王宗平说,但秘书长的语气,我听明白了,他们好像并不准备长期用我,只是临时过渡一下。

唐小舟说,你糊涂,临时过渡又怎么样?用还是不用,还不是彭省长一句话?

王宗平说,那你的意思,我还是去?

唐小舟说,当然去,这还用考虑?

王宗平说,我怎么感觉这事有点不靠谱?

唐小舟声音提高了一点,说,胡说八道,什么叫不靠谱?领导用人,有领导的想法有领导的方法,这不是你要考虑的。你只要把自己的事做好。

王宗平说,那好,我听你的。

唐小舟想了想,问侯正德,今天午老板有什么安排?

侯正德说,闻州喜来登有个活动,汽车城项目的谈判,中午有一个工作餐会。

唐小舟再问,你去吗?

侯正德说,我要去的。

唐不舟转而对着电话说,我给兆平打个电话,如果他有时间的话,我们中午就去喜来登,大家一起聚一聚。

王宗平说,我也有这个意思,到省里以后,能聚在一起的机会,就不那么容易找了。

挂断电话后准备给黎兆平打电话,可是很讨厌,他还没有翻到黎兆平的号码,又有电话进来,一个副市长。唐小舟只好接听电话,不等对方出声,他先说了,对不起,开会,然后挂了。继续翻黎兆平的号码,又被打进来的电话冲了。唐小舟干脆扔了电话,翻出电话号码本,用座机拨通了黎兆平的电话。

黎兆平说,这是好事,一定要聚一聚。这样,我来安排,安排好了给你们电话。

放下话筒,唐小舟对侯正德说,正好,你去阳通上任,王宗平来省里上任,我嘛,也算是胡汉三回来了,中午,你抽点时间,我们一起喝杯酒。

侯正德觉得有点为难,他才刚刚下去,背着书记另搞动作,书记会不高兴?他说,我怕走不开。

唐小舟说,你放心,你告诉老板,黎兆平在隔壁,你去敬一杯酒。他保证不会说什么,说不定对你今后还有好处。

侯正德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评估他这句话。他很想说,你还不知道黎兆平和老板的关系?转而一想,这种事,还是少说为妙。他并不认为侯正德是个适合官场混的人,自己之所以帮他,关键于他交给自己的那封有关尹越的举报信,自己不信任他,也源于那封举报信。官场毕竟是官场,官场交朋友,那是很幼稚的想法和做法。朋友是要分层级的,官场所交的朋友,只能是官场朋友,商场交的朋友,只能是利益朋友,酒场交的朋友,自然就是酒肉朋友。你都可以认为这是朋友,可你一定要明白前面的定语。那样,你也就能够时刻提醒自己,这些朋友的性质,不至于被这类所谓的友情所伤。

中午,黎兆平在喜来登要了一个小厅。并不像以前那样,叫一堆美女作陪。黎兆平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他清楚,中午这餐饭,并不仅仅只是吃饭,毕竟还有些话要说,如果有美女在场,吃饭的性质,完全变了。

三个人坐下来,黎兆平让服务员将其他的位子全部撤走,希望三个人坐得宽松。

唐小舟说,留一个位子,等一下还有个人来。

黎兆平不知道此事,便问,什么人?他显然不想自己这个三人帮夹进另一个人。

唐小舟说,侯正德。

黎兆平不太熟悉侯正德,却也知道,目前侯正德顶替唐小舟当赵德良的秘书。黎兆平说,我听说已经定了,他去阳通当副秘书长?

唐小舟说,是的。

王宗平问,那你回赵书记身边?

唐小舟故作平静地说,我本来只是临时抽调,今天余丹鸿还煞有介事地找我谈话,说想来想去,只有我合适。

黎兆平点菜的间隙说,别理他,这个人有点阴阳怪调,拿鸡毛当令箭。

黎兆平是个非常讲究生活质量的人,当然,他也有能力讲究。他点的菜非常高级,相对于喜欢吃辣的雍州人来说,堪称另类。他将菜单拿在手里,却不打开,十分熟练地将一个又一个菜名报给服务员。

他说,一个鹅肝焗鲍鱼。一个神户黑椒牛仔骨。一个香煎雪鱼。象鲅蚌刺生,芥末拿一支上来,我们自己加。海参肘子。两斤极品肥牛下火锅,另外每个人上一碗鱼翅。

唐小舟和黎兆平一样,不是非常热衷于辣菜,王宗平则不同,他是无辣不欢,不辣的菜,在他的嘴里,统统是难吃得要死。见黎兆平报出这些菜,王宗平顿时叫了起来,说,一个辣菜都没有,你还让不让人活呀。

黎兆平将菜单往他面前一放,说,你真不好侍候,我有心让你吃点好的,你却上不得台面。你要辣菜,自己点好了。

王宗平也不看菜单,报了两个雍州菜,服务员却说这里没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