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31章

黄晓阳2017-1-20 22:24:19Ctrl+D 收藏本站

孔思勤问,这是什么?她不说这是什么意思,而是说这是什么。显然,是什么她早已经看清楚了,她想问的,恰恰是什么意思。

黎兆平说,给你留下点印象,让你改名的时候,考虑一下,是否改成孔思平。

孔思勤伸出手指,用两只手指夹着卡,正反看了看。黎兆平果然是大手笔,出手就是三千,还让你觉得这只不过是一张纸而已。孔思勤说,可以考虑改成孔思一。

黎兆平问,为什么是思一?

孔思勤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黎兆平说,你为什么不说,平字的第一笔是一横,万里长征开始了第一步?

唐小舟暗暗吃惊,这两个人,iq和eq都是一流,这么一碰面,便是棋逢对手了。难怪黎兆平是情场高手,别说女人,就算是男人,也会为他而折服呀。

黎兆平和孔思勤比拼eq,唐小舟便和王宗平说话。他已经清楚王宗平的目的,躲是躲不过的,不如干脆挑明了,对王宗平说,你怎么样?好像不是太愉快?

王宗平说,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感觉。

唐小舟说,什么原因呢?

王宗平说,只是一种感觉,不知道对不对。齐秘书长好像不希望我去省委办公厅。

唐小舟明白了,王宗平遇到的事情,和自己当初遇到的是一样。省委办公厅秘书长余丹鸿是陈运达的人,省政府办公厅主持工作的副秘书长齐天胜,更是陈运达的得力干将。

想一想自己当初也曾有过这样的困惑,便对王宗平说,其实这并不重要。

王宗平问,那什么重要?你不知道,齐天胜是陈运达的一条狗,处处对我刁难。

唐小舟说,这没错呀。齐天胜虽然不是正职秘书长,毕竟是他主持工作。按照办公厅的组织结构,秘书长就是一把手的首席秘书,直接对应的工作对象是一把手。秘书本来就是领导的一条狗。

社会结构是一种次序结构,那么,这种结构,对于社会就是极其重要的,理论上,任何试图破坏这种结构的行为,都是不被这个社会允许的,是错误的。有些人,动不动就对自己的上司不满,甚至和上司对着干,这是一种极其弱智的行为,是一种反社会次序的行为。中国有一句古话,叫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句话的准确表达,应该是顺势者昌逆势者亡。更进一步说,也就是哲家们总结出来的一句话,凡事顺势而为。在一个社会中,什么是势?组织结构,就是势。一个人,如果连大势都看不清楚,怎么可能在社会上找到生存空间?

王宗平显然不太赞成唐小舟的说法,他说,人总得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原则吧?

唐小舟说,个性是可以有,原则却没有。

王宗平说,一个人怎么能没有原则?

唐小舟说,任何人的原则,只能是社会原则,或者说,只能遵从社会原则。违背社会原则的个人原则,那不叫原则,叫叛逆。

王宗平显然对这类话题兴趣不大,他直接问唐小舟,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唐小舟说,还是那句话,以不变应万变。既然你工作了半年,没有叫你走,至少说明,彭省长对你的工作还是满意的。

王宗平说,如果他满意,为什么不解决我的问题?

唐小舟说,又绕回来了,领导肯定有领导的考虑,要不然,他就不是你的领导,变成你是他的领导了。

赵德良主持召开临时常委会,指定唐小舟做记录。

后来,唐小舟仔细回味,赵德良之所以点自己的名,应该很认真地考虑过,他不希望参会的常委包括余丹鸿在内,因为记录之类的事分心。

赵德良主持会议,开宗明义,说,今天我们开个临时常委会,主要是因为游杰同志生病住院,他本人已经向省委以及中组部提出辞呈,希望同意他退休。我和中组部交换过意见,准备接受他的请求。另外,周昕若同志的任期快满了,昕若同志是我们江南省干部队伍中的老人,这些年,无论是雍州市的工作,还是省委常委的工作,都干得很出色。我原想,可能的话,希望昕若同志继续为党工作几年。但昕若同志也有自己的客观情况,这些年的工作太投入,压力也大,身体需要休养,他主动提出退出来。我做过昕若同志的工作,他的态度很坚决。我和其他几位同志也都交换过意见,大家都认为我们不能鞭打快牛,该替个人考虑的,一定要考虑。因此,省委基本同意昕若同志的申请,并且将昕若同志的意见,报告中组部。对于游杰同志以及昕若同志的继任人选问题,我们需要提出备选方案,以便中组部统筹考虑的时候参考。今天这次临时常委会,就是要解决这个推荐候选人问题。

说了开场白,赵德良看了看大家,然后喝了一口水,又说,先是不是由昕若同志说几句?

周昕若早有准备,他也知道,在常委会这样重要的会议上,由不得自己长篇大论,所以只是简单地汇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向常委会正式提出退休申请。最后,他倚老卖老了一次,推荐温瑞隆接任雍州市委书记。

唐小舟注意到,周昕若直接提出温瑞隆这件事,让一些常委显得意外,赵德良皱了皱眉头,陈运达看了周昕若一眼,表情显得有点复杂。夏春和则看了赵德良一眼,似乎是说,这不是给省委出难题吗?马昭武则低下了头,在面前写着什么。余丹鸿的目光,在几个人的身上转来转去,他显然在暗自进行评估。他或许会想,这样的局面对自己更为有利。他和温瑞隆都是副省级,可他是省委常委,温瑞隆不是,他和温瑞隆竞争的话,优势稍稍明显。而周昕若不按常理出牌,可能引起其他常委不满,情感上,温瑞隆又处于劣势。

赵德良说,昕若同志自己退下来,同时考虑好了接班人,这种做法,是值得肯定的。既然昕若同志提到了雍州市委书记人选问题,那我们就先讨论一下吧。大家都有什么想法?

赵德良的话音刚落,罗先晖第一个发言了。他说,这些年,温市长在昕若书记的正确领导下,雍州市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是不需要过多讨论的,大家有目共睹。不过我想,雍州是江南省的省会,雍州的稳定和发展,关系到整个江南省的经济状况和社会稳定。温市长一直在政府口工作,没有党口工作的经历。对于雍州这样一个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城市来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选拔一个具有更为丰富党政工作经验的同志更合适一些?当然,这仅仅只是我个人的意见,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唐小舟暗想,罗先晖代表的,应该是陈运达一派的意见,显然,他们的目标在推出余丹鸿,自然就要打压温瑞隆。这个头一炮,倒是很符合赵德良的意愿,对于他推出彭清源,有绝对好处。

夏春和第二个发言,他说,雍州是江南省的省会,是江南省的脸,对于雍州的班子,我认为还是稳一点为好。

赵德良说,春和同志,先晖同志,你们不能这样务虚。我们这次会议,主要是提出人选,最终决定,那是中央的事。所以,希望你们更具体一些。

丁应平说,我觉得清源同志就很适合担任雍州市委书记。

彭清源立即说,这个话题,我请求回避。

赵德良转向陈运达,问道,运达同志的意见呢?

陈运达说,回避一下也好。

赵德良说,那好,清源同志,你先回避,等我们讨论下一个议题的时候,你再进来。

彭清源离去。赵德良对丁应平说,应平同志,你继续说。

丁应平说,我之所以提议清源同志,有几个方面的考虑。第一,清源同志在下面既当过行署副专员,地委副书记,也当过行署专员和市委书记,党政工作经验十分丰富。第二,清源同志在常委中的排名,排在昕若同志之后,由他来担任雍州市委书记,实际只是往前挪动了一小步。这个人选,应该更容易获得中组部的通过。既然我们只是向上推荐,我想,省委应该充分考虑一下成功率。

陈运达等人,原计划推出余丹鸿。以余丹鸿和温瑞隆比拼,实力更强的是余丹鸿。现在,丁应平提了彭清源,实力比余丹鸿又要强得多,再推出余丹鸿,意义就不大。他显然还有预案,既然料到不可能达成目标,自然就退了一步。他说,我觉得昕若同志的提议是深思熟虑的,审慎的。温瑞隆同志虽然没有抓过党委工作,看上去是一大弱点,可也有最大的优点,他一直在雍州工作,对雍州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雍州工作,可以说政绩斐然,又年富力强。我赞成推荐温瑞隆同志。

后来便围绕这两个人选讨论,因为游杰缺席,彭清源回避,军区那位常委因故未能出席,常委便成了双数,逐一表态之后,形成了温瑞隆比彭清源多出一票的局面,最后只剩下赵德良没有表态了,他这一票非常关键,如果投给温瑞隆,温瑞隆就多出两票,即使军区那位常委补投一票支持彭清源,也不可能改变结果,最终推荐的,只可能是温瑞隆。

赵德良最后总结说,我看是不是这样,我们上报两个方案,清源同志年纪稍大一点,党政工作经验都很丰富,我们作为方案之一报上去。瑞隆同志年富力强,属于我们江南省干部队伍中第二梯队的中坚力量,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我们同时报上去,最好能够形成双保险。

这就等于赵德良将自己的一票投给了彭清源,话却说得不偏不倚,很有分寸。

唐小舟心里清楚,赵德良是倾向于彭清源的。倒不是他不喜欢温瑞隆或者觉得温瑞隆有什么问题,而是出于权力平衡的考虑。提高彭清源的权重,对于制约陈运达有好处,尽管在常委排名中,陈运达和彭清源之间还隔了好几位,但雍州市市委书记这一职位,在整个江南政坛的分量很重。

常委们因此决议,由余丹鸿负责向中央打报告,推荐彭清源和温瑞隆作为雍州市委书记候选人。

接到余丹鸿的电话,彭清源返回会议室,会议开始下一个议题,讨论推荐游杰继任人选。这个人选有点特别,属于江南省的三号人物,所有常委中,大概除了赵德良和陈运达两人之外,谁都想获得这个位子。问题在于,连彭清源都只是往前挪了一位,甚至还要和温瑞隆竞争,此事成了一种示范,其他人心里或许会想,要来一个大跨度的飞跃,可能性已经不是太大,所以,一开始,显得有点冷场。

尽管彭清源刚才回避了,但对于结果,他心里大致应该有数,知道副书记这个位子,不属于自己了。他第一个打破了沉默,说,我觉得,这个位置关系到江南省未来十年年的稳定和发展,我们应该考虑年纪较轻且富有丰富组织工作经验的同志。我提议推荐昭武同志。

他这话一出,马昭武立即提出回避。有了彭清源前一次的回避,马昭武的回避就是成例,马昭武随后离开了会场。

刚才讨论雍州市委书记,陈运达的计划落空,现在考虑的是推荐副书记,他自然要力争。彭清源的话音刚落,他便说,我同意清源同志的意见,推荐这个人选,第一,要考虑选拔更为年轻的同志,第二,对于清源同志的意见,我作一点点补充,清源同志说,要充分考虑组织工作经验,我觉得还不是十分全面,应该具有丰富的党务工作经验。就这两点而言,我认为余丹鸿同志,也是非常适合的人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