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1,2,3在线阅读

第072章

黄晓阳2017-1-20 22:46:47Ctrl+D 收藏本站

追悼会结束,唐小舟将赵德良送回了家,然后返回驻京办。省里其他领导在北京并没有家,也不方便搞自由主义,大家一起住在驻京办。尽管在驻京办开了房间,来不来住,又是另一回事,追悼会一散,各自活动去了,唐小舟独自一人进了房间。趁着这个机会,他给邝京萍打电话。通了,却没有接。唐小舟想,过一会儿,她可能会打过来。等了几十分钟,电话一次又一次响起,都不是邝京萍。他于是想,或许,是该和她分手的时候了。

第二天早晨,吉戎菲到了,唐小舟和雷主任一起去车站接她。

吉戎菲是独自一人来的,既没有带秘书,也没有带其他人。唐小舟还有些担心,怕这些高级领导出行,做惯了的派头,前呼后拥,赵德良知道后心里会不爽。赵德良是一个低调的人,他曾经对唐小舟说过,有些领导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声势浩大,其实这是一种装腔作势,是一种内虚。至于是怎样的内虚,赵德良没有说明。

唐小舟暗自总结了一下,得出几点,主要是三怕:怕孤独,身边没有一帮人围着,便以为被这个权力场抛弃了;怕见民,当然不怕见官,见了大官,你正可以讨好巴结,见了小官,人家会讨好巴结你。可平民百姓就不一样了,只要他不违法,你拿他没辙,或者找你上访告状,或者求你解决问题,或者把地方官的劣迹露给你看。不要以为地方官做表面功夫真能瞒得住领导,其实领导也是眼不见心不烦,下面官员的劣迹,也是上面官员的污点,他们自然不愿看到。没有看到,终究有一天纸包不住火的时候,只是失察之责。看了却不过问,终有一天出现麻烦,那就是领导责任。怕人言,所有官员都前呼后拥,你身边没有人,别人就说你身边没有群众,更甚至说你已经被官场边缘化。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的怕。

将吉戎菲接到驻京办,和省里参加游杰同志追悼会的领导一起吃早餐。省委这些领导,除了马昭武以及赵德良要留下来开组干工作会议,其他人会在今天陆续返回雍州,唐小舟想,如果今天没事的话,是不是应该去机场送行?他不喜欢余丹鸿,余丹鸿自然也不喜欢他,毕竟,余丹鸿是他的直接领导,表面工作,还是应该做的。官场之上,谁不是如此?虽然势如仇敌,水火难容,表面上,还亲热得像几十年的老情人。没有这点本事,那是很难在官场混下去的。至于罗先晖,平常的交往不算太多,表面上还算过得去。平常接触较多的常委,是马昭武和夏春和。马昭武和赵德良走得近,自然对唐小舟另眼相看。不过,马昭武要留下来开会,自己还有时间替他服务。夏春和需要回去,他是继续留下来当纪委书记,还是去人大政协,说法很多,似乎还没有一个定论。不管结局如何,在未来的江南官场,总还有一席之地。该在他身上做的工作,是一定要做的。

此外还有两个常委,彭清源和丁应平。彭清源初到雍州,千头万绪,昨天他是乘飞机来的,当晚就已经回去。丁应平在北京还有一些活动,暂时不回雍州。

正犹豫要不要去机场时,手机响了。赵德良问了一下吉戎菲到达的情况,然后说,上午中组部领导接见,主要是谈江南省发言稿的修改意见,马昭武和吉戎菲都过去。

唐小舟将赵德良的话转告给马昭武以及吉戎菲,又让雷主任派两辆车,再向夏春和、罗先晖、余丹鸿三位常委说了一番客套话,表示自己不能去机场送他们了。大家来到驻京办门口,两辆奥迪车早已经等在这里。唐小舟想,两辆车,可以同时去赵德良家,但到了之后,赵德良如果不请他们上去坐一坐,显得不够礼数。若是请他们上去,又只能坐上片刻,反倒给领导增加了麻烦。他自作主张,由自己带一辆车去接赵德良,另一辆车载着马昭武和吉戎菲先去中组部。

赵德良上车后对唐小舟说,你把部长的意见记仔细,晚上,可能要和戎菲同志一起加个班,按照部里的意见,把稿子改出来。

那个稿子是东涟市弄的,省委组织部以及赵德良都把过关,唐小舟也看过,认为稿子写得很不错,完全不像一般公那样股,很感性,也很激情。他不是太明白,中组部会有什么新的修改意见。如果中组部希望像官场流行的讲话稿那样写法,就真的苦了唐小舟。

唐小舟还来不及回答,赵德良又问了,公安厅说他们那里有份岩山矿难的材料,你知道这件事吗?

唐小舟想了想,说了两个字:知道。

赵德良问,怎么没听你提起?

唐小舟说,节前我下去的时候,听说一件事,有一份十二人的死亡名单,这十二个人,早已经火化了,但他们的户籍还没有注销,理论上,他们应该还活着。一个人的生与死,直接记录是户籍。我想,这事只有公安部门才查得清,所以叫他们把材料直接送到公安厅去了。

赵德良问,这么说,真的死了十二人?

唐小舟说,这份死亡名单是真是假,上面的人是死是活,或者是不是在矿难中死的,只有公安厅调查之后,才能确定。

赵德良说,你给泰丰同志打个电话,我过问一下这件事。

唐小舟拿起手机,拨通了杨厅长的电话,说过一句后,将手机交给赵德良。

赵德良的话很简单,关于那份死亡名单,他建议公安厅立案侦查,人到底是死是活,如果死了,是怎么死的,一定要查清楚,一个都不能遗漏。说过之后,也不等杨泰丰表态,甚至没有结束语,将电话交还给唐小舟。唐小舟自然也没有加上休止符,将电话挂断。

四个人一起来到中组部,先在休息室等了十几分钟,才由秘书领进了副部长办公室。唐小舟一见,这位副部长他是见过的。去年,赵德良在江南省掀起反黑风暴,让唐小舟当联络员。岂知赵德良刚刚出手,发生了麻烦,有人告赵德良的黑状,说他借反黑之名,行排除异己之实,北京曾派一个小组下去调查。唐小舟奉命前去接受调查组的问话,当时领头的,就是这位副部长。只不过,他的秘书好像已经换了人。

副部长和赵德良、马昭武以及吉戎菲很熟悉,分别与他们握手,待到唐小舟的时候,赵德良介绍说,小舟同志是我的秘书,记者出身,速记很厉害。我把他带来,是为了把部长的指示一字不漏地记下来。

副部长的记性出奇的好,握着唐小舟的手说,我和小舟同志见过,这个小朋友,反应非常敏锐,很会说话。

唐小舟连忙说,部长您好。

大家坐下来,秘书送上茶,副部长挥着手里的一沓材料说,德良同志,你们这个组织工作试验田搞得好哇。部里几位领导都传阅了,大家的看法基本一致,你们这种做法,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组织工作改革的方向。我们有个初步想法,等这次组干工作会议之后,把你们这套经验,送给中央书记处,如果书记处批准了,下一步,试点的力度可能还要加强。我的意思,这个试点工作,就放在江南省。毕竟,这是你们的成果,是你们的心血嘛。

赵德良说,部长,我要纠正你一点。如果说这个东西是成果和心血,那不是我的功劳,我可不敢贪他人之功啊。

副部长说,你是省委书记,主要工作就是人事,不是你的功劳,还能是别人的功劳?

赵德良指了指吉戎菲,说,我不是谦虚,主要功劳是她的,戎菲同志的。我只不过看到他们报上来的材料后,觉得眼前一亮,下去搞了一次调研,给他们当了一回主心骨,在背后推了一把。

吉戎菲抓住机会说,中组部和省委对我们的试点工作,支持力度很大。特别是省委赵书记和马部长,亲自下去调研,亲自研究改革方案。马部长为了这个改革计划,下去了好几次,是马部长亲自在抓这件事。

马昭武也及时地说,首长,我斗胆说句话行不行?

副部长说,昭武同志,你要说什么?

马昭武说,我搞组织工作搞了一辈子,接触过的组织干部也不少了。戎菲同志呢,据我了解,没有直接抓过组织工作。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她在组织工作方面的才能和想法,是我所认识的组织干部中最出色的。这样的同志,如果不在组织部,实在是我党组织工作的一大损失。

唐小舟明白了。果如自己所料,赵德良以及马昭武,都有意让吉戎菲接替省委组织部长。但是,省委组织部长一职,又不是省委能够决定的,需要中组部任命,他这是在替吉戎菲斡旋开道。当然,这里面更深一层意思却是,他本人是现任省委组织部长,如果吉戎菲接任的话,一定要给他一个安排。这等于变相游说了。

副部长说,昭武同志,你的意见很好。中组部的情况,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老家伙,还在这里尸位素餐,早就应该让更年轻的同志进来了。你们两个省委常委都在这里,你们如果舍得,我乐见其成呀。我亲自去和部长商量,把戎菲同志调过来。怎么样,德良同志,你舍得吗?

赵德良说,部里看中的人才,我们江南省,自然没意见。不过,刚才昭武同志已经说了,戎菲同志,毕竟没有搞过组织工作啊。而且,首长刚才也提到,组织人事工作改革,有可能在江南省试点。如果这个试点工作确定下来,具体抓这项工作的人,大概没有比戎菲同志更适合的了。部长你是不是让戎菲同志在下面再锻炼几年,为江南省多作点贡献,也为全国的组织人事改革摸索点经验出来后,再考虑调到中央?

副部长一阵大笑,指着赵德良说,你这个德良同志呀,舍不得就说舍不得嘛,说这么一大堆干嘛?接着,他话锋一转,说,不过,你们的意见,对我启发很大。像戎菲同志这样的组织工作人才,如果不抓组织工作,实在是我党组织工作的一大损失。你们放心,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

赵德良立即说,我代表江南省委谢谢首长。又对吉戎菲说,戎菲呀,首长在组织人事战线干了一辈子,是这方面的权威,你要拜他为师啊。

吉戎菲自然懂得顺竿子往上爬,立即说,我想拜师呀。不知首长肯不肯收我这个愚笨的生。

赵德良说,那这样好了,今天你弄一桌拜师宴,我们几个作陪,讨你一杯酒喝。

马昭武也在一旁帮腔,副部长先是推辞一番,但看得出来,并不坚决。吉戎菲作为一介女流,能够获得市委书记的职位,应付场面的能力,自然非常之强,恭维人尤其是男人却又不露痕迹的本事,她是炉火纯青。她说了一堆话,简直让副部长觉得,如果不收下她这个生,既是他的损失,也是党的事业的损失。副部长听了之后,哈哈一笑,答应了晚上的拜师宴。

这所有一切,只是过场,接下来,副部长开始涉入正题。

正如唐小舟所料,江南省提供的这份材料几乎无可挑剔,有关修改意见,副部长提了几点,只不过一些提法而已,无关章的结构,改起来非常容易。让唐小舟感触比较深的,是副部长谈到中国官场的一席话。

副部长说,目前中国政治体制存在的最大问题,我并不认为是党委和政府并立的结构性问题,这个结构,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十分先进,甚至比国外的议会制都要先进。但另一方面,中国的政治体制,又确实引发了一些问题,最突出的,就是官场**。这么多年来,党和国家想了很多办法,也建立了许多反腐监督机构,可**不仅没有得到很好遏制,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问题的集中体现,有人认为是中国的政治体制问题,我并不这样看。我认为,还是现行的党委政府并立机制下,组织机构和监督机构没有很好起到应有作用的问题。组织机构是守门员,监督机构是裁判员。现在的问题是,守门员没有守好门,裁判员没有好好判。

组织机构有什么问题?组织机构用人,不是任人惟贤,也不全是任人惟亲,甚至不全是任人惟钱或者任人惟别的什么。可以说,目前的组织部门用人,基本没有标准,想用谁就用谁,随意性太强,在用人上指鹿为马的事,非常普遍。组织部门是什么?说得好听点,组织部门是党和国家事业的守门员,是党用人的守门员。这个守门员没有原则没有标准,想放什么人进门,就放什么人进门,想把什么人关在门外,就把什么人关在门外。

副部长强调说,我这样说,并不是说中国官员能力差素质低,恰恰相反,中国人的精华,集中在官场。为什么?与这个进门有关。正因为中国官场的门没有统一的标准,或者说,标准随人而变,要进这个门,难度就非常大,所以,不是有特别本事的人,根本进不来,进来了也留不住。除了足够的智力外,进这扇门,在某些地方某些人面前,还要足够的经济实力。那些花了高成本进门的人,进了这个门之后,自然就要捞回成本,还要为进更高的门准备。所以,有人极其高调地说,我买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机会。现在民众最反感的**事件,是买官卖官。买官卖官的事有没有?有,中纪委已经查明过多起买官卖官案件,这是事实。除了这类明码实价被查处的案件呢?变相买官卖官有没有?我把你提拔了,你事后为了感谢我,送我一笔钱,或者送我古玩字画之类,算不算买官卖官?平常搞感情投资,算不算买官卖官?至少可以算是变相的吧。现在当官,除了需要超人的智力之外,还需要相当的经济成本,这个经济成本还不小。我听到一些说法,一个村长都要一二十万,一个乡镇长三四十万,一个县长,穷一点的县,百把万,富一点的县,没有两百万,想都别想。是不是这样?有些地方,比这个还高。这就是潜规则。

副部长显得很激动,说着说着,貌似有点跑题了。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话锋一转,说,我说这些,目的只有一个,组织人事工作改革,改好了,利国利民。你们现在所进行的探索,是不是就成功了?那也难说。但就目前来看,这套方案是最先进的最科的,最符合民主法制精神的,也是操作性最强的。这些年来,党和国家,在人事制度改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也尝试了很多方法。现在比较通行的是考试任用制,事实证明,这套方法并不是什么改革,只是拾人牙慧,只是从春秋战国时期的人事制度,过渡到了魏晋以及唐朝,只是另一种科举。考试方法有没有作用?有,但远不够全面,注重了智商的考核,却忽视了情商的考核,尤其是无法对个人品行品德进行考核。你们这个方案,恰恰在情商以及个人品行品德考核方面,提出了新思路,想出了更为严谨科的新办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