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饭店虽然不是京城最高档的酒店,但其历史底蕴深厚,很多领导进京都会选择下榻在这里,但是一般江南省的高官进京住的都是江南酒店,因为江南酒店的特别套房是专门为重要领导设计的,极富江南的风味,下榻在那里,跟呆在江南完全是一个感受!占江晖没选择江南酒店,显然是对这里情有独钟!

    张青云到的时候,马秘书迎接他到楼下,马斌和张青云是老相识了,他握着张青云的手很紧,道:“京城的天儿真冷,张书记来京城这么久了适应了吧?”

    张青云哈哈一笑,道:“我们是革命的螺丝钉,哪里需要我们就去哪里,适应不了,创造条件也要适应!”

    马斌莞尔一笑,道:“您还是如此洒脱幽默,书记一直担心你的情绪状态呢!你这个状态他应该会满意!”

    张青云听得精神一振,对马斌投去感激的一瞥,马斌看似是闲聊,实际上是透露了占书记这次见张青云的目的,了解张青云的精神状态,了解张青云的情绪,了解这些干啥?至少说明占江晖对张青云近来的情况还是挺关注的。

    跟在马斌后面,两人上楼,占江晖穿着一身睡衣正在案头看文件,屋里只开了一座台灯,整体看上去很暗。马斌迟疑了一下道:“书记,张青云书记来了!”

    “恩?哦,好!”占江晖道,抬头瞟了一眼张青云,“先坐吧!等我一下,茶几下面有茶,自己泡着喝!”

    张青云嘴张开准备打招呼又闭上了,因为占江晖说完话便很投入的去看文件了,张青云不好打扰他,甚至连灯都不敢打开怕打扰他,只好先在沙发上坐下来!

    马斌朝张青云点点头,先退了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占江晖和张青云两个人。占江晖不知看什么文件很投入,时而会用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对张青云的到来置若罔闻!

    张青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是百无聊赖,因为灯光太暗,他转移注意力的机会都很少,就只能那样呆呆的枯坐着,这一坐就差不多接近两个小时。

    “咦?”占江晖讶然叫了一声,“怎么不开灯啊!把灯打开嘛!”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说完自己站起身来按下灯开关,屋子里面才瞬间明亮起来。

    “占书记好!”张青云站起身来道。

    占江晖眼睛眯成一条缝,上下瞅着张青云,半晌道:“我一直都好!倒是你,被晾了大半年还有几分斗志啊?”

    张青云脸微微一红,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他一时也答不上。占江晖哈哈一笑道:“我以为你至少要九点的样子才会过来,没想到你八点不到就到了,早到也只能多坐沙发!”

    “书记,正如你所说,我这是被闲置怕了!一听书记要见我,心也就急,哪怕多坐点沙发也是愿意的!”张青云道,他知道在占江晖面前遮遮掩掩是多余的,直接说自己的诉求才是正路。

    “恩?”占江晖愣了一下,没想到张青云如此光棍,丝毫不隐瞒心中的想法,直接就这样和盘托了出来。

    上下打量着张青云,占江晖暗暗点点头,被冷处理了大半年,淬了一下火,他感觉张青云似乎更多了几分稳重。看来自己当初想提他做清江市委书记的想法还真值得商榷,干部尤其是年轻干部,成长太顺利了并不一定有利。

    但是处在领导岗位上,有时候遇到了人才又忍不住要重用,这次阴差阳错,在使用张青云的问题上被人摁了一下头,从事后来看是有收获的。

    “想回江南吗?”占江晖突然开口道。

    张青云愣了一下,连忙点头道:“想,当然想!等着盼着都想回去呢!”

    占江晖抿嘴笑了一下,伸出手指指了指张青云道:“你呀!思考问题就是简单,组织上好不容易把你从江南调出来,你认为让你在京城转一圈就会放你回去?”

    张青云连忙住口不语,偷偷瞥了占江晖一眼,道:“那就请书记指点,我洗耳恭听!”

    占江晖脸上神色一僵,立刻笑骂道:“你这小子!还跟我耍起花qiāng来了,你真当进京了我就治不了你?”他骂得声音不小,但没有严肃的味道,相反声音很轻松。张青云的精神状态不错,意志没有因为这此被冷处理而消沉,这让他很欣慰,想发火不自然就变成了笑容。

    面对占江晖,张青云也不敢打蛇顺杆上,见书记有生气的样子了,他连忙认错,又恢复了先前一本正经、恭恭敬敬的神态。

    “泡茶!”占江晖指了指茶几上的茶具命令道,“在江南你冲茶的手艺被传得神乎其神,今曰你就再露一手吧!”

    张青云欣然应允并迅速开始工作,屋里气氛为之缓和,上下级之间的气氛分外融洽。

    趁张青云冲茶的间隙,占江晖详细询问了张青云这大半年的工作和生活,尤其对老将军逝世后,张青云对家庭方面的付出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两人谈得很投机。

    “书记,来尝尝!”张青云沏了一杯茶递给占江晖微笑道。

    占江晖小心的接在手中并没有急着喝,看得出来他也是懂茶之人,他微闭双目很陶醉的嗅着茶的香味,缓缓将杯子放下仔细回味。

    张青云也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不愧是最顶级的客房,茶叶的档次很高,是极品的滇红。

    虽然滇红并不是红茶中的佼佼者,但冬季饮滇红却是最好的。滇红的发酵比较彻底,滋味厚重,有暖胃醒神之功效。更重要的是滇红产区雨水丰沛,那种厚润的感觉对饱受北国干冷冬天折磨的人们来说是最好的享受。

    两人一杯接一杯的喝茶,似乎都很享受这种闲适和恬淡,张青云先前急迫的心也渐渐的转为平和,茶禅一味,这是一种非常高妙的境界。

    “是这样青云,现在在财政部和发改委都有出缺,你个人的意愿觉得哪个地方更合适?”占江晖突然开口道。

    张青云倏然一惊,茫然抬头,只略微犹豫了一下便道:“发改委吧!财神爷我恐怕当不好!”对占江晖说这样的话张青云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好奇,他心中清楚,肯定是组织部有领导在自己的问题上开始斟酌了,而其中有占江晖的人脉在里面,他来找自己问这个话也是合适的。

    对张青云的这个回答,占江晖皱了皱眉头,道:“什么财神爷当不好,我看你是不愿意跟你三哥和大姐夫同殿为官吧!”

    “不是!”张青云连忙否认,道:“那我倒不在意,我学经济的,对发展改革感兴趣,相信在发改委也更能展露我的才华!”

    “真不是?”占江晖道,脸色变得严肃,张青云点点头。占江晖指了指张青云的鼻子道:

    “算你有点眼力架,发改委还真比财政部的缺好!你以前在我们江南不是搞高新科技园吗?发改委高技术司司长位置刚好空了,你去是合适的!”占江晖道,还没等张青云回过神来,他继续道:

    “这不是我的意思,我没那个权力,据说调你去发改委的想法最早是连副总理提的,后来发改委的领导了解了你的资料也觉得你合适,这才去找你们老干局要人的!我都说的是实话。老实说我挺羡慕你小子的,在京城看似落魄,实则关注你的人不少,领导对你的关心更是无微不至,你当珍惜啊!”

    张青云听得嘴巴张老大,人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占江晖的这个说法他太意外了。按照占江晖的说法,自己工作调动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那他还来跟自己谈什么?还有必要了解自己的思想动态吗?

    他忍不住深深的看了占江晖一眼,他觉得事情绝对不是占书记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在整个过程中,占江晖一句话都没有提到他自己,张青云不信自己的调动没有他的影子。

    他清楚一点,如果不是自己紧靠占江晖站着,自己这次还真可能被用于的冷藏下去。自己之所以能够重新被启用,占江晖绝对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如此明显的事情,占江晖却只字不提,把自己调动的原因归结于领导对自己的关心云云,既保持了组织的严肃姓又算是尽量让自己看到党提拔、培养干部阳光的一面,占江晖行为处事不仅是手段高超,而且浑身上下流露出来的那种正气让人心底折服。

    “谢谢书记,谢谢领导关心!在新工作岗位上我定不负领导所托,一定把工作做好!”张青云朗声道,声音洪亮一本真经,占江晖的珍惜二字说到他心坎儿上去了,发改委是核心部门,内面任何一个司的一把手其权利都是大得吓人的,管的都是整个国家的发展和改革的大事,动辄就是涉及到数千万人生产、生活的大问题,手上的权利又岂能小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布衣官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寂寞读南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读南华并收藏 布衣官道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