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二号早晨,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骑着一部半新半旧单车,来到武江华师附中大门。

    此时,敲响上课铃已经五分钟。学校的门卫急忙拦住他,“嗳嗳!你干嘛的?”

    少年的一只大长腿撑的地面上,双手扶着车龙头,仰头朝门卫微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彬彬有礼道:“大叔!我是新转来的学生,过来报到的。”

    “哦……转学生?”门卫老张在华师附中工作了四五年,对学校的情况了解得非常透彻。华师附中作为全国重点名牌高中,那是多少家长削尖脑袋也想往里钻的地儿。

    一般而言,要进华师附中的转学生,都要在暑期统一进行考试招收,这意思是说,如果是通过考试进校的学生,早在九月二号开学就入校了。而这个点能转来的学生,几乎全部是“关系户”。而且是关系通天的一类。名额极为稀少。

    普通家庭的孩子,就是散尽百万家产也很难进来。

    因为华师附中压根就不差钱。

    “转学的学籍证明,拿来看看。”门卫老张瞧着少年,心底微微泛起了嘀咕。

    少年身材高大,比他的同年人要显得健康阳光,白色的衬衫和洗得泛白的牛仔裤,足下一双半旧的白色板鞋。除了干干净净外,打扮普普通通,虽说不算什么地摊货,但也不是老张熟知的什么大牌。

    最引人注目的,是少年的一对眼眸,非常有神采,还有少年的皮肤,透着古铜色的健康色彩,整个人非常阳光,和学校里大多数白皙男生比起来,显得有些另类。

    而且少年还骑了辆旧单车来学校。

    如果是走关系来的,那妥妥的豪车接送啊!

    老张不无狐疑的拿着少年递过来的“转学证明”看了看。

    郭歌,十七岁,s省xx高中高三学生。

    没错,转学证上有华师附中校长大人的印章。

    老张挥挥手,放行,“高三教学楼在b区六栋,老师办公区在八栋二楼,前面路口有示意图。别走叉啰!”

    “谢谢大叔!”少年当即用脚在地上一蹬,骑着单车上了校园林老张看着少年郭歌的背影,转身走进门卫室。

    门卫室里还有个四十出头的门卫老肖。

    此刻老肖真盯着监视大屏,头也不,“刚才那孩子怎么回事?”

    “刚来的转学生,这个节点能转来我们华师附中,稀罕……”老张说着又抬头瞧向郭歌消失的方向,“我猜大概是什么特长生吧,一看就像是搞体育的,不是篮球就是足球,那身材……啧啧!绝对是经过长期锻炼的。”

    “特长生?不会吧。今年我校只招了五名艺术特长生,而且这五名孩子已经来校了。”

    “你知道就没有体育特长生?”老张不服气。

    老肖嘿嘿一笑,抬起头,“我昨天去教务处领表格,刚好教务处在开会,说的就是特长生的事情。所以我敢断定,这孩子绝对不是特长生。”

    “咦!那就奇了怪了……”老张表示不解。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老肖随口问。

    像他们这种工作,一值班就是八个小时,平常都是靠彼此闲聊来打发时间的。

    “好像姓郭,对,叫郭歌……”

    “郭哥……”老肖忽然想起什么,“哎呀”猛拍大腿,“姓郭的学生?应该是了。”

    老肖一脸懵懂,“……”

    老肖忽然来了精神,“我昨天去教务处还听说了一个惊人消息,说是有个转学生前几天考我们学校出的考题,你知道考了多少分,高二年级的理科试题。”

    “多少分?”

    “731分。”

    “啊!逆天了这简直……”老张虽然学历不高,但在华师附中这样的学校工作,耳炫目染,对分数的敏感性远超普通人。

    他知道今年武江高二全市统考,全市最高分是695分,也是出在华师附中。刚才这孩子居然考了731分,远超高二理科状元36分。

    如果这孩子不是临时发挥好,而是真有底蕴,来华师附中这样的名校冲刺高三,妥妥的全省状元的路子啊。

    “了不起!”老肖感叹。

    “谁说穷人家的孩子现在读书没出息,看看人家。唉,我家小子……就是不争气啊!你跟他讲道理,他说现在有钱才能出成绩,还怪到我头上,说我们没用,简直是打屁扯椅子呀……”

    就在两个门卫围绕着郭歌大侃特侃时,距离华师附中不远处的w大第一附属小学校门徐徐驶进了一辆黄色斯柯达轿车。

    驾驶室位置上是个四十多岁的副驾驶位置上,是一名十岁左右的漂亮小萝莉。

    少女身穿深绿色的格子宽松连衣裙,白净晶莹的小腿上套着白色轻薄绒袜,足下一双黑色圆头皮鞋,纯黑的头发扎了两根小辫子,发髻上扎了两个白兔蝴蝶结,异常的漂亮灵动,像个从二次元世界里跑出来的漂亮小精灵。

    从小女孩的脸型上可以依稀看到的神韵,很显然,这是母女俩。

    只是,这母女俩的年龄悬殊过大。

    “妈!这个学校不怎么样嘛!”小女孩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车窗外的校园,漂亮的小下巴高高抬起,显得很高傲和不屑的样子,“我还是喜欢以前的外国语小学分部……”

    笑笑,说:“千柔,为什么不喜欢这里?”

    “没朋友,没同学,一切都得重新开始。”说到这里,谢千柔抿起红嘟嘟的小嘴巴,带着浓郁的撒娇味道,嗲嗲道:“妈妈!我们要不回s省吧。”

    “行啊,你要回以前的学校,就见不到你爸爸了。”美妇微打方向盘,把柯斯达停在停车场上。

    “我爸……哼!我才不想见他呢,一个月才见上一次,还偷偷摸摸的,不像话,坏爸爸!”

    “哦!你真不想见……那好,本来呢,你爸爸说了,今天晚上回家庆祝你上学第一天,我赶紧打电话,让他别来了,说你宝贝闺女不欢迎你。”

    “今天晚上回家替我庆祝?”谢千柔狐疑的星眸紧盯着谢富丽,“忽悠我?别到时又有什么紧急公务啦开会啦宴请外宾啦……”

    谢富丽忍住笑,一本正经,“这次肯定不会爽约的。你爸爸保证过的。”

    说起来也怪,这孩子性格既不随爸爸郭小洲,也完全不像她,既外向又内敛,有时候很敏感,但有时候又像是没心没肺的,聪明是聪明,但太聪明了,谢富丽和郭小洲好几次都被小丫头挖了坑。

    看着父母倒霉,小丫头在一旁乐得拍掌叫唤!

    “切,他都保证了多少回。不信。”

    “那真让他别来?”

    “他爱来不来。”谢千柔挑衅似的仰起头。

    “好。这可是你说的。”谢富丽从包里拿出手机,刚拨了两个号码,一只小手快捷无比的抢过手机,然后笑嘻嘻的打开车门,拿着手机站在车门边,摇晃着手上的手机,得意洋洋道:“干嘛让他不来,偏不便宜他。”

    “哦!那你愿意进这个学校读书吗?”谢富丽问。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毫无征兆的脆声道:“他如果晚上回家,我就读,否则,我造反,我逆天……”

    “好了,不和妈妈贫嘴啦!”谢富丽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交代,“妈妈告诉你的几个条件你都记住了?”

    小丫头一副无语的样子,“天啊!妈妈你今天都说第四遍了。啰嗦老太婆,难道是那更什么期到了?”

    “这很重要。”谢富丽严肃道。

    “好吧,你赢了。第一,不能对任何人透漏我和我爸爸的父女关系;第二,不得欺负同学,包括调戏老师;第三……”

    “嗯!你如果做得好,下月妈妈带你去见小可妹妹……”

    谢富丽的话没说完,谢千柔的五官顿时夸张的律动起来,“哎呀,小可妹纸要回国,她回来还走吗?不走是不是和我一个学校读书?她和左雅阿姨会和我们住一起吗……”

    谢富丽温声说:“应该留在国内读书……”

    小丫头顿时兴奋得蹦了起来,双手挥舞着嚷嚷,“我要和小可同班,以后我来罩她,哈哈哈!谁都不能欺负她。”

    本来是很甜蜜的话语,但谢千柔忽然画风一变,“只有我能欺负她。”

    谢富丽娇嗔着哼了一声,伸手敲了敲她的小脑袋,“你想想清楚,你若欺负小可,她还会和你同班吗?再说,她是你妹妹,你理应照顾她才对。”

    谢千柔猛地点头,“也是……她若不跟我同校,以后谁陪我玩呢。”

    “咱们可是都说好了?”谢富丽等着她的回答。

    “拉钩!”小丫头伸出手指。

    “嗯!拉钩!”谢富丽和女儿拉完钩,便起身离开驾驶室,牵着下丫头的手,“跟我去报到。”

    “好吧。”谢千柔乖巧的牵着妈妈的手,走了几步,她忽然小声道:“听说我还有个很大的小哥哥?”

    谢富丽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很严肃的站定,侧目看着她,“谁告诉你的?”

    似乎从没有看到母亲这样子严肃过,小丫头到底年幼,有些惶恐的嗫嗫道:“上次你和爸聊天,我听到爸爸说郭歌郭歌的,你说什么小七斤,还说他入学考试考出了武江的奇迹分数来着。”

    “上次你爸爸来哄你睡觉,你在装睡?”谢富丽脸颊泛起一丝红晕和恼羞。她可是在和郭小洲聊天后,做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小魔王”要是看到了……

    小丫头很敏感的连忙举手,“我什么都没看到……”

    “啊……你……”谢富丽简直不知道拿这个闺女怎么样好。现在小丫头才11岁,她就有说不赢她的征兆,要是再过几年,她这个当妈的岂不是小家伙手中的面团儿。

    “妈妈真生气了。真的生气了。”谢富丽暗叹,她当年可是管理上千万人的地级市都没有这样无助。可就是拿这个小丫头没任何办法。

    “别生气嘛,妈妈,千柔的大宝贝妈妈,别嘛!”小丫头一边嗲嗲一边用小身体磨蹭着谢富丽。

    谢富丽被瞬间破招,她看了看四周,无奈的小声说:“我的小祖宗,有些事情,暂时不能让你知道。”

    “因为我年幼不懂事吗?”小丫头仰脖问,“我想知道,那个郭小哥哥知道有我这个妹妹吗?他知道小可吗?”

    “郭歌也不知道……你爸爸决定等他上了大学,再成熟些告诉他。”谢富丽皱眉头,心情复杂,要是将来小魔王知道她还有两个更小的小妹妹小弟弟,我怎么才能解释得清楚啊……

    小丫头马上开始计算时间,“等小哥哥上大学,应该是明年夏天的事情,我倒时也可以读初中了,都成熟了嘢!老爸倒也不傻嘛!只是这样瞒着我们真的很好?”

    “你爸爸也有苦衷的……”

    “好了好了,妈妈,别担心,我懂事的啦!关系到爸爸的身份嘛!我不仅不会漏嘴,我还会约束小可,嗯!她嘴巴不严实,如果曝光,小可是危险之源。”

    谢富丽望着小魔王苦笑。

    这日子,苦恼而甜蜜!

章节目录

仕途法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楚图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图南并收藏 仕途法则最新章节 。